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王座之上的疯子们[27X/27R][01]

※CP:27X/27R。

※属于系列其表与其里之中的第三部分Part C),共三部分。

※备注:是有关永远按照自己步调行动的男人们的故事;本来准备上中下来着,但那样篇幅太大了,于是还是1-4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早上唤醒他的东西变成了咖啡的香气。


飘散热气的水流在浸泡过经受碾压的碎屑后滴落至玻璃器皿的声音十分悦耳,随之传来的足矣唤醒精神力的芳香也十分诱人,但最为重要的是,这一切就像是一个讯号一般,象征着绝对能将他从梦境之中唤醒的‘现实’再度回到了他的身边。


“.....要给你多加一块糖吗?”


虽然精神力早已随着香气...

【KHR同人-BL向】水底之下的贡多拉[27X/27R][04]

03



时间是10:00PM。


Xanxus站在沢田纲吉的房门口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他原本准备直接掏出房卡走进去,但考虑到事情的变化,他还是敲了敲门。


无人应答。


Xanxus站在门口等了一会,然后按着沢田纲吉的号码打了个电话。不太熟悉的钢琴曲从房间里传来,Xanxus等了一会,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他在心里说了句不妙,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房卡径直走了进去。


房间里空无一人,但是暖气和沢田纲吉携带的手提电脑都还在运行,而手机则扔在桌子上,而沢田纲吉的外套不见了。


——晚...

【KHR同人-BL向】水底之下的贡多拉[27X/27R][03]

02



晚餐结束,沢田纲吉表示因为今天购进太多奇怪的东西,所以对于狂欢节的兴趣下降了不少,所以他们今天的行程就到此结束。


Xanxus听着沢田纲吉的鬼扯依旧没任何多余的表示,只是在沢田纲吉看样子像是要拿不下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帮了把手。然后就和前一天晚上一样,他送沢田纲吉到对方的房间门口,然后回了自己房间。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抽了一支烟,随便喝了两口已经凉透了的白水,然后才睡了下去。

第二天他在早上七点的时候准时醒了过来。


房间里很冷。

他没开着空调睡的习惯,但昨晚似乎忘记关窗户了。

一掀开被子冷空气就呼呼的冲进...

【KHR同人-BL向】水底之下的贡多拉[27X/27R][02]

01



沢田纲吉所预定的餐厅名叫PONTE(桥)。


店面的装修很清爽,透明的玻璃墙壁加上距离适中的隔间面积。Xanxus在坐下来的时候非常难得的在心里称赞了一次沢田纲吉的品味。


沢田纲吉在说明预定之后就在Xanxus的对面坐了下来。

系着白色围裙的店员走过来依次在他们手边放下加了柠檬片的苏打水,沢田纲吉非常有礼貌的说了谢谢。


在那之后像是为了消耗时间一样的,沢田纲吉端起了相机查看了早上所拍摄的照片。Xanxus预计那些照片之中应该有不少沢田纲吉没注意到的景色——说来奇怪,按沢田纲吉的性格,应该没有那么喜欢拍照才对——但是...

【KHR同人-BL向】水底之下的贡多拉[27X/27R][01]

CP:27X/27R,对于我而言是非常有趣的组合。

※属于系列其表与其里之中的第二部分(PartB),共三部分。

※此为再修及校正后的稿子,分章节依次放出。

※那么,正文开始——


Xanxus不是很喜欢等待的感觉。


这并不是某种奇怪的心理病症,他相信大部分人都会有如此的心态,毕竟在时间的流逝之中毫无作为实在不符合他的习惯。


但在很多时候,等待又是无法避免的,

比如说晚高峰的堵车时间,亦或是因为种种原因而晚点的航班飞机。

所以在很多时候Xanxus都会尽力的避免那些会让他有所等待的事情。


但是——虽然早已明白已被证实...

【KHR同人-BL向】REALISTIC(实在论)[纲狱][02]

01


※架空现代

纲狱主,略纲巴


02.自我介绍与热咖啡


在被沢田纲吉所担任总经理的这所名为彭格列的上市公司伸出橄榄枝之前,狱寺隼人曾在多家有名或者实力强劲的公司里任过职,虽然谈不上对之前的工作有多么充满热情,但由于本人的性格所致,他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被冠以‘工作狂’类似的外号,并且由于他外貌出众和学习能力极强的缘故,一些对于常人来说难以解决的问题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难事,因此他的外在风评极好,所以想对他挖角和招募的公司也从不算少——所以,这样的他当时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应募这样的一份工作的呢?


时间是距离他报道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小时的第二天早上。...

[电影濑户内海同人]石阶上红脚鸮们

※配对:内海X濑户,攻受无差。

故事基于电影,时间线在‘4.先祖与后代’之前。


当有蝉鸣灌入耳朵,是不是意味着夏天也就来到了呢?



“哟!”


当一如往昔的打招呼的声音灌进耳朵里的时候,内海其实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于是集中注意力看向了坐在石阶上的另一个人。


“嗯。”于是他简短的回应了一句,


对方依旧挂着往日的笑容与他打了招呼,但与平时不同的是对方没再吊儿郎当的穿着黑色的校服而是白色的T恤和卡其色的裤子,脚边放着的也不是沾了些粉笔灰的书包而是印着附近便利店的

【KHR同人-BL向】吾乃凶兽[纲攻][004]

003


004.一段旅程


沢田家光等着指派的保镖清理完玻璃碎片后,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他想那个孩子肯定是在被子底下默默的哭泣,他本想安慰对方两句,但经过娜塔莎的报告,这个孩子表现的一直都太过平静,也许他只是在逞强吧,虽然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可能有些残酷,但他也必须坚强起来了。


——但是,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沢田家光将视线投注在病床上那团鼓鼓的东西上,他没听到任何哭泣的声音也没有看到那团被子有抖动的现象。于是,他将手尽可能轻缓的搭在了被子上,“阿奇尔?”


他叫了对方一声,没有回应。于是他想了想然后...

【KHR同人-BL向】吾乃凶兽[纲攻][003]

002


003.受益受害


听到对方那句话的时候,沢田纲吉感觉自己愣了一下,一是因为对方对他所使用的那个名字,其二是因为对方的音调。


在沢田纲吉的记忆之中,沢田家光——他的父亲——几乎从未用过如此浅淡的语调对他说过话。对方擅长使用调笑与戏谑来遮掩那些带着血光的本质,但那转而一变便是严肃与狠厉交融的另一面。当年在他才开始接手彭格列家族的时候,他曾与这个男人有过非常短暂但却算得上是十分灰暗的相处时光。对方在那个时候对他的教导为他成功的蜕变成为一名合格的十代首领提供了很大的助力——但也就是在那样他近乎不愿意回想的日子之中,他也真正理解了,其实这个男人也是非常不...

【KHR同人-BL向】吾乃凶兽[纲攻][002]

001


002.另一个人


——人生总是面临着无数的选择。


这句话是曾经与他有着长时间的争斗后又因为某件事而成为友人的人对他经常说的话。虽然在那之后,对方就不常使用那种吃力不讨好并且被他知道就会被他挥以友谊之拳的能力了——他希望对方能够好好活着,尽管对方经常数落他的找死行为——但如果,虽然也只能是如果,他还能够面对面问对方一个问题的话,他想这样向对方提问:


“假设有一天,你在起床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你会做些什么呢?是疯狂的朝命运嘶吼还是努力的寻找真相,亦或只是坐在病床上张开嘴,等着陪护的年轻女士将病号餐喂进你的嘴巴里...

【KHR同人-BL向】吾乃凶兽[纲攻][001]

※灰常诡异设定的文章,慎入慎入。

001.三支弩箭


倘若以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在思考的话,就会发现所有的事情都存在着第二种选择。当然了,第二种选择只是一种最简化的特殊情况,毕竟无论从什么角度来思考,都会发现选择是非常多样的。做或不做,这样做那样做,似乎每个人从出生起就一直被无数的选择包裹着。


当然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会有人提出质疑——人是无法选择出生的,但倘若将选择的对象以时间的维度回溯的话,就会发现出生依然是一种选择,只是做出选择的人不是本人而已。因此,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由无数的选择所组成的——这样一个过度简化并且暂时没什么破绽的结论就成型了。...


【KHR同人-BL向】介于二者之间[纲攻][001]

※无论如何都写不满意的作品,是开始,但却无法轻易结束,只是没完没了与我本人纠缠不休。

※连载过程中又出现了问题,于是重新来一遍吧~这次是大概算得上版本6。


在此之前,请听我说:

从一开始,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个故事因谁而起,毕竟如果说那是结尾的话显得有些牵强,但要是说那要是开端的话又显得不够准确,所以不如命名其为介于二者之间的。

像介于生与死、有与无或是悲剧与喜剧之间的,总是处在选择之间,但又无需着急着选择的人生。

说,“我即为光明,又如阴影。那么,我的人生就必定是总是在选择之中,可称其为介于二者之间的故事。“


001.并非正确


“那么,你——会如何形容...

【KHR同人-BL向】REALISTIC(实在论)[纲狱][01]

※架空现代

纲狱主,略纲巴

题解:realistic adj.现实的;[艺] 现实主义的,[哲]实在论(者)的;逼真的;栩栩如生的


01公园长椅与流浪汉


——公园的长椅上躺着个醉汉。


狱寺隼人在看到那副场景的时候,那个诡异的念头就不自觉的冒了出来。他觉得倘若不是对方身着的那身昂贵的西服套装和有着一看就是精心护理的外表的话,就以现在对方这幅死气沉沉的模样和毫不雅观的姿势,恐怕只需要一两张旧报纸就能成功的加入从事某种特定职业的人群中——打住。


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到,然后扬起手看了眼手上的腕表,...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