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REALISTIC(实在论)[纲狱][02]

01


※架空现代

纲狱主,略纲巴


02.自我介绍与热咖啡

 

在被沢田纲吉所担任总经理的这所名为彭格列的上市公司伸出橄榄枝之前,狱寺隼人曾在多家有名或者实力强劲的公司里任过职,虽然谈不上对之前的工作有多么充满热情,但由于本人的性格所致,他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被冠以‘工作狂’类似的外号,并且由于他外貌出众和学习能力极强的缘故,一些对于常人来说难以解决的问题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难事,因此他的外在风评极好,所以想对他挖角和招募的公司也从不算少——所以,这样的他当时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应募这样的一份工作的呢?

 

时间是距离他报道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小时的第二天早上。

 

由于还没到规定的上班时间,因此现在公司里走动的职员不算多。这一方面避免对他本人外貌的很大一部分惊异眼光,另一方面也使他深入了思考——当然了,他今天会来的那么早的缘故只是前一天睡太早所以醒的早,绝不是由于前一天某人对他的礼貌性问候。

 

钢铁制的铁箱子里只有他一个人,而在确定到达预定楼层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之后,他看着电梯门的倒影稍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然后在脸上拉起一抹营业型的笑容,然而电梯却在距离预定楼层的前一层停了下来,而就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狱寺隼人感觉自己被吓了一跳。

 

与他所预料的空荡荡的楼层不同,在打开的电梯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而非常不凑巧的是,这个人,狱寺隼人是认识的。

 

“早安,狱寺先生。”

 

在他发愣的时候,对方就对他亲切的打了声招呼。面前的男人的容貌清秀,算起来有些琐碎的发丝配合着五官勾勒出一副非常温和的表情,而对方开口的音调也非常平稳,带着近乎严格的波澜不惊。

 

“早安。”狱寺隼人收起了自己有些惊讶的表情,然后一边点头开口问了好,“巴吉尔先生。”

 

“叫我名字就好了。”巴吉尔走进电梯,“昨天不好意思了,本来是应该带你熟悉一下工作环境的,反倒让你在外面跑了一天。”

 

“没关系,这也是我份内的工作不是吗?毕竟倒是身为助理的我却联系不上自己的上司那可就麻烦了。”狱寺隼人笑了笑,巴吉尔对他的态度非常温和,这种有点熟悉的感觉让他回忆起了一些不那么愉快的内容,不过好在这个时候,电梯再次打开了。

 

虽然时间还很早,但很明显对方的目的地与他一样。

 

狱寺隼人把随身携带的手提包放在只准备了基础办公品的桌子上。而巴吉尔却动作流畅的准备走进属于沢田纲吉的那间办公室。

 

由于前一天沢田纲吉对他说过几句闲话,所以说不定这位也只是提前来准备一下某人工作所必须的东西呢。

 

这样想着,狱寺隼人跟随着对方的脚步,走进了那间办公室。而这一次,他再次感受到了惊吓。视线可及的是昨天还十分整洁的办公室里像被台风卷过一般的十分凌乱,安置在架子上的书本和资料夹被整摞整摞的拿下来丢在了地板上,墙角边的柜子也像被洗劫过一般的凌乱不堪,而理应空置的椅子上却坐着一个不该出现在这个时间段的男人。

 

而会让狱寺隼人有这样感觉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有关沢田纲吉的传言中,与家世、外貌、工作能力一同流传最广的有一条是这样的:沢田纲吉是一个秉持着绝对不加班主义的工作人——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在该上班的时候翘班——完美的按照用工合同规定的时间上下班,并且比一般员工还期待下班的老板,就这一点也不难理解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江湖传说了,不过他本人毕竟是公司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再加上办事手腕也是一流水准,会这样也不难理解,嗯,这大概就是绝对的二世祖了吧。

 

与站在原地胡思乱想的狱寺隼人不同,巴吉尔却像是已经熟悉这一系列的情况一样的很顺畅的人朝着房间靠里的办公桌边走了过去。

 

沢田纲吉穿着前一天的衬衣,领带和外套被对方随意的丢在了会客用的沙发上。他背对着办公室的门坐在椅子上,朝着玻璃窗外正在缓缓升起的太阳投注了大部分的视线。

 

“您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呢,纲吉少爷?还没处理完的部分之后再处理也是可以的。”一边这样说着,巴吉尔一边从印刷着楼下二十四小时营业店面标识的纸袋里掏出了适合早餐的食物。

 

等到食物被完整的放在办公桌的时候,沢田纲吉才缓缓回过身子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倒不是没有做完,只是发觉只要更加努力一点原来也是可以太阳升起之前搞定的嘛——接下来,就看之后的执行如何了。”

 

沢田纲吉的脸上表情很淡,与他身上满带着的酒气和咖啡味很不相符合,但却非常自然。由此可以看出他与巴吉尔的关系确实非常密切,毕竟那是只有在面对亲近之人才能倘然露出的自然神情,但这份自然却在看到站在门口的另一个男人的时候被切断了——那一瞬间,沢田纲吉的表情楞了一秒,但随后便利索的转为非常完美的,像是用尺子测量的,没有任何一丝瑕疵的笑容。

 

只可惜——

 

——晚了。

 

狱寺隼人看到沢田纲吉的表情变化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虽说对方的微笑确实和一贯的精英传言非常相符,但是对方零散的衣着和糟糕的工作习惯却在不断的让人对他的印象分一减再减。

 

为了避免正式上班的第二天就对自己顶头上司的印象分数直接跌落为零,狱寺隼人赶忙朝对方微微点头,“早上好,沢田总经理。非常抱歉在您忙碌的时候打扰您,那么打过招呼之后我就去工作了。”

 

他说完,就利索的拉开门,然后大步的走了出去。

 

那之后所发生的事情狱寺隼人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只不过似乎是去善后的巴吉尔却在那之后一个小时后才再次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在看到他的时候,对方像早上那样朝他问好,然后对他说明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和一些注意事项。但由于职位的关系,他更多的具体工作还是要和沢田纲吉接洽后才能决定下来,但在询问这方面的注意事项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比较意外的答案。

 

“似乎是因为通宵工作的缘故,吃过早餐后就睡着了,按照以往的情况大概要到下午才会醒,具体的安排还是等总经理醒过来后再做决定吧。”

 

听到巴吉尔这么解释的时候,狱寺隼人稍稍在心里给沢田纲吉的映象分增加了不少,毕竟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方也算得上是兢兢业业的工作人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的理由,新工作开始的第二天狱寺隼人也依旧无所事事。没有上司的工作安排,他便也只好对自己接下来的工作流程稍作整理和熟悉之后就进入了漫无目的文件整理工作——在此之前,他的每份工作虽然都做得不错,但却由于某些缘故而不得长久,虽说现在这份工作也不晓得能够持续多久,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一一完成比较好。

 

而这一整理狱寺隼人就发现了一个很十分有趣的情况——不晓得是在他之前任职的人物业务能力低下还是沢田纲吉本人的工作习惯过分诡异,堆放在他桌子底下的纸质资料和今早巴吉尔交给他的需要熟悉的电子文件无论数量还是种类都非常繁杂,虽然他之前就知晓彭格列之下的产业种类非常繁多,但也不至于每一件事情都要汇总到总经理这里一一过目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人也显得太过......变态了吧。

 

而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却突然打开了。按照早上的情况,狱寺隼人以为里面会走出来一个睡眼朦胧衣衫不整的邋遢男人,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

 

打开门走出来的沢田纲吉衣着整洁,精神状态也很好,对方嘴角挂着一抹很是温和的笑容。见状狱寺隼人刚想站起来问好,但沢田纲吉却很迅速的走过来。

 

对方将手里的咖啡放在了他的桌子上,顺带一屁股坐在了桌角上,“咖啡加牛奶,喝喝看。”

 

狱寺隼人被对方这一连串的流畅动作吓得有点一愣一愣的,正在考虑着与其跟着个神经病折磨神经不如利索辞职比较好的时候却听到对方这么对他说——这又是什么新招数——但看着沢田纲吉期待的眼神,他也不太好拒绝,只好说了句谢谢就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出乎意料的,入口的液体和曾经当他小白鼠的某位女士所做出来的东西相差很大,味道出乎预料的非常好。

 

“怎么样?还觉得不错吗?因为好久没自己冲泡咖啡了,我还担心手艺会有下降呢。”

 

听到那话的时候,狱寺隼人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喷出来,“味道很好,感谢您把咖啡分给我。”

 

“不用客气,特地泡给你要是你觉得不好喝那才是遗憾呢。”沢田纲吉的态度十分的含糊,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朝着开启的电脑屏幕上看了一眼,“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哦,这些我都还有印象。”

 

“十分感谢,沢田总经理。”狱寺隼人尽力扯着微笑回答了对方,但在扫到对方的表情的时候却不自觉的楞了一下,“有什么问题吗?”

 

“我的名字是沢田纲吉。”

 

——嗯,这是什么新的恶作剧方法吗?

 

“我的名字是狱寺隼人。”

 

听到他回答的时候,沢田纲吉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的苦笑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之前的那副的温和笑容,“如果不介意,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哦。”

 

“那样会显得很失礼了吧,总经理。”

——干脆还是辞职吧。

 

狱寺隼人一边回答着捉摸不透的某人,一边在心里默默下了决定。

 

“我倒觉得那样会显得更加自然呢,”沢田纲吉一边说一边笑,“那么就明早见咯,狱寺君。”

 

看到沢田纲吉微笑的那一瞬间,已经在打辞职信腹稿的某人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的,竟然不自觉的顺着对方的话吐露出了有些适合的回答,“明早见,总经理。”

 

——......嘛,还是先过了实习期再说吧。

看着得到想要的答案而脚步轻快离开的沢田纲吉的背影,狱寺隼人默默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道。



—TBC—

重要的自我介绍要说三遍哦小隼人~


午睡之前突然有点想念这篇文里的十代目~于是写了一章~

目录整理中,开始缓慢的填去年因为【哔——】影响而停更的坑。



评论(2)
热度(13)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