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水底之下的贡多拉[27X/27R][02]


01



沢田纲吉所预定的餐厅名叫PONTE(桥)。

 

店面的装修很清爽,透明的玻璃墙壁加上距离适中的隔间面积。Xanxus在坐下来的时候非常难得的在心里称赞了一次沢田纲吉的品味。

 

沢田纲吉在说明预定之后就在Xanxus的对面坐了下来。

系着白色围裙的店员走过来依次在他们手边放下加了柠檬片的苏打水,沢田纲吉非常有礼貌的说了谢谢。

 

在那之后像是为了消耗时间一样的,沢田纲吉端起了相机查看了早上所拍摄的照片。Xanxus预计那些照片之中应该有不少沢田纲吉没注意到的景色——说来奇怪,按沢田纲吉的性格,应该没有那么喜欢拍照才对——但是也不排除对方就是对这种晒照片的旅游有特殊的喜好。想到这,Xanxus突然对沢田纲吉一早上拿着相机拍拍拍的行为有了一丝疑惑。

 

因为无论是在圣马可广场和还是马可大教堂里游人都是很多的,Xanxus在和沢田纲吉一同行走的时候特地抽出了几分精力盯住了沢田纲吉的行动轨迹,以防止对方一个不留神就被滞留在人群之中,但就是这样也隐约有好几次沢田纲吉像是被景色吸引了一般要脱离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有点奇怪。

Xanxus心想。

 

餐厅上菜的时间比预计的要长一些,Xanxus一直没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坐在位置上打量着沢田纲吉。对方在吃过早餐之后就没再有进食的要求,甚至直到刚才店员端上苏打水来的时候Xanxus也才注意到沢田纲吉在整个外出的过程之中连基本的饮品都很少要求。

 

这个时候沢田纲吉像是注意到了Xanxus看向他的视线,他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柠檬酸涩的味道侵入口腔的感觉似乎让他恢复了一点理会他人的精力,“今天的天气很好吗?”

 

“按照以往的情况来说,算是不错。”

Xanxus回答了一句,但实际上他并不知道对方的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些年他很少行走至威尼斯,彭格列总部在西西里的巴勒莫,而他手底下的精锐部队驻扎在离总部有几百公里的恩纳。

 

“如果这样说起来的话,我还真是幸运啊。”沢田纲吉这样说着的时候从脖子上解下了相机,他将相机堆在了自己的背包之上,然后安稳的坐在椅子上正对着Xanxus,“Xanxus对晚餐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么?”

 

“除了披萨。”Xanxus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沢田纲吉稍在之前的提议。

 

沢田纲吉明显是被打击了一下。

他稍稍的皱了皱眉,然后很快的又松开了。

 

这个时候,之前离开的服务员为两个人端上了沢田纲吉预定的食物,是Pasta alla Norma(诺玛红酱意面)。Xanxus看着盛放在白色餐盘上的意面愣了一下,他以为沢田纲吉在威尼斯点Bigoli in Salsa或者Vermicelli al nero di Seppia (墨鱼汁面)的概率要大一些,但没想到却点了这道。

 

服务员把餐盘放在沢田纲吉面前的时候,Xanxus隐约听见了那个系着白色围裙的少女低声对沢田纲吉说了句什么,但他没听清。因为从音调上来说,那似乎不是意大利语而是日语。而沢田纲吉的态度也很自然,他像是确认了什么一般的点了点头。

 

PONTE(桥)么?

Xanxus在心底默默又念了一遍这家餐厅的名字,然后才拿起餐具。

 

“我开动了。”

沢田纲吉面对着Xanxus用日语说了一句很常见的话,然后也拿起了餐具。

 

“我开动了。”

Xanxus没像沢田纲吉那样在意那些细节,他尾着沢田纲吉也说了一句,但几乎在句末的时候他的叉子就送到了嘴边。食物被送进口中的时候,Xanxus其实没什么期待,但是当酱汁触及舌尖的时候他不自觉的砸了砸嘴。

 

很熟悉的味道。

 

Xanxus再低头看了眼盘子里的食物。

Pasta alla Norma(诺玛红酱意面),经典的西西里风味。主要成分有番茄、茄子、ricotta salata羊奶酪以及粗通心面(rigatoni)。

 

这道菜的名字norma,是来自出生于西西里Catania的著名歌剧家Vincenzo Bellini的名作之一。据说Bellini当时把norma看得比自己的任何一切都要重要,谁知norma在米兰斯卡拉剧院的首演却极其失败。西西里当地的厨师想要用一道蕴含着西西里景象的意面来激励Bellini,于是pasta alla norma便横空出世。这道面象征着西西里岛上最著名的Etna火山,煎过的茄子深色外皮酷似火山的岩石,番茄的酱汁犹如火山的岩浆,而那白色的ricotta salata则代表着山上的白雪。

 

虽然实际来源不知真假,不过演绎的成分自然居多。

 

一直以来,他对西西里风味的食物谈不上喜好也没有多大的厌恶。倒是老头子对于这之类的食物喜好非常,每每他坐在餐桌边和老头子吃饭的时候,对方都会用全西西里的风味招待他,搞得好像是他多喜欢这口味似得。

 

Xanxus抬起头看了沢田纲吉一眼,对方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不合胃口吗?Xanxus。”

沢田纲吉这样说着的时候又往嘴里塞了一口意面,红色的酱汁粘在他嘴角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

 

“主菜是什么?”Xanxus没管沢田纲吉的那有些不文雅的动作,他问了一句。

 

“Pesce Spada alla Ghiotta,甜点是Cannoli Sicilian。”沢田纲吉回答的很快,然后他解释了一句,“我食量不是很大,所以没点太多。”

 

Xanxus听到这话的时候挑了挑眉,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在他脑海里转了一圈然后又冒了出来。他低下头一边继续把盘子里的食物塞到嘴里,一边默然的开了口,“这家店是谁推荐你的。”

 

“Xanxus想听实话吗?”沢田纲吉一边吃着盘子里的食物一边回答道。

 

想都不用想我就知道是什么答案。

Xanxus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音调很是平常的说道,“有什么说什么?”

 

“九代目。”沢田纲吉回答的音调很是干脆。

 

“你倒还真是听话。”Xanxus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啊,这倒也不是啦。”沢田纲吉解释了一句,“只是我之前从那不勒斯过来的时候现金用光了,我所携带的银行卡又不是很方便使用,所以九代目就推荐了我这家店。我们可以一起进餐,那之后我也可以顺带得到一些我需要的东西。”

 

讲到这,Xanxus就明白了。

据他所知,沢田纲吉之前长达五年的学习全由彭格列所雇用的彩虹之子——Reborn——负责,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学习内容全都由Reborn包办——从这个角度上来说,Reborn真的是太宠这个小子了——所以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沢田纲吉会一到一个新地方就没有了现金,想必也是Reborn搞得鬼。

 

修学旅行,锻炼能力,什么理由都好,只要说得通就行。反正沢田纲吉这个人对他的老师言听计从的很,只要不是些违背原则的事,他都能够完成的很好。

 

就像是五年前一样,对方也只是遵照了他的老师,他的父亲,甚至是选择他成为十代目的彭格列九代目的希望,走上了通往彭格列家族首领宝座的道路而已。

 

想到这,一些疑惑也就很清楚了。

 

沢田纲吉会在机场等了他一个多小时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某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事——虽然Xanxus觉得这样的小事让沢田纲吉显得太蠢了——而明明是威尼斯的店面,却可以全套的点到西西里的菜肴——而那些菜肴他早在之前和九代目的会面时就吃够了——而且味道还相当不错这一点可以说通了。而至于店员会说日语并且对沢田纲吉态度异常殷勤的原因也只不过是来自于对彭格列首领继承人理所当然的态度罢了。

 

咔——

叉子在白色的瓷盘上划出了一声不那么悦耳的音调。

沢田纲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沢田纲吉的胃口不错,一整盘意大利面转眼间被他吃下去了大半。Xanxus看着沢田纲吉一副十分疑惑的表情,他没管,他不想解释也没兴趣解释。所以他冷冷的盯着沢田纲吉看了一分多钟,然后继续了午餐。

 

这顿午餐持续的时间不长。

他们吃完了前菜之后,之前的服务员给他端上了以剑鱼为主,加上酸豆、橄榄、番茄酱、大蒜、香芹和一些新鲜的柠檬汁烹饪而成的Pesce Spada alla Ghiotta,他吃了几口,味道不错。他本身对这些食物一直都没多大的兴趣,但是看着沢田纲吉吃得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也不自觉的就多吃了些。到上甜点的时候,沢田纲吉终于按照惯例点了咖啡。

 

Xanxus吃了两口,当开心果、巧克力的味道混着ricotta起司的口感袭击着味蕾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而在他他喝了半杯咖啡,沢田纲吉吃掉了整个Cannoli Sicilian和自己的咖啡。

 

在午餐结束之前,沢田纲吉离席了一刻钟左右。

回来的时候他身上多了两叠大额现金和几份纸质文件,Xanxus随便扫了一眼,似乎是什么人的调查资料。他看着沢田纲吉抽出了几张现金塞进了口袋,然后将其余的塞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

 

随后沢田纲吉重新背好背包,将相机挂上脖子,然后他们走了出来。

 

Xanxus看着又迅速进入游客状态的沢田纲吉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你倒是忙得很呐。”

 

冬日的日光并不是很温暖,那充其量只能破开云层的亮光几乎没带来多少热度。沢田纲吉穿的不算多,他听到Xanxus这样向他询问的时候拉了拉自己的外套,“这只不过是些不得不完成的家庭作业罢了,Xanxus。”

 

“就像那只箱子里的东西吗?”Xanxus问了一句。

 

“我不否认那其中有一部分是,但我无法承认那全都是。”沢田纲吉的表情很平淡,他用着上午和Xanxus叙述一路上所见所闻的腔调,平淡的叙述着那些内容,“时间不算长,恰好是我可以完整记下那些经我手处理过事件的时间。”

 

“包括你这些年过于丰富的经历吗?”

 

“那并不全包含在其中,这六个月对我而言只是一部分而已。”沢田纲吉歪了歪头,他对于Xanxus有些异样的态度察觉了部分,但无法找寻出其中的缘由,“这六个月我见到了很多我之前没见到过的东西,毫无疑问收获颇丰。”

 

略带寒意的春风从两人的间隙之间刮了过去。

Xanxus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又偏过头看了眼沢田纲吉,对方又懒懒散散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恍惚间Xanxus似乎可以看见对方略显宽大的衣服之下穿着规整防弹衣,在靠近后腰处的枪套和在口袋里咔咔作响的子弹,那些喧嚣暴力的东西被掩盖在沢田纲吉还过分年轻的面容之下,掩盖在他旅游者的表皮之下,虽然Xanxus不愿意承认,但毫无疑问的是,在沢田纲吉那一副弱不禁风的皮肉之下,存在着彭格列未来首领的灵魂。

 

但是——

“我该说句恭喜么?”

 

“站在我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还真是不希望从Xanxus的嘴里得到那样的回答。”沢田纲吉耸耸肩,“那么现在我们去黄金宫吗?”

 

Xanxus停下脚步,“既然你手里有旅游手册,那么看起来似乎就不需要我陪行了。”

 

沢田纲吉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怎么——”

 

他伸出手想要触到Xanxus,但却抓了个空。

Xanxus稍稍一侧身子朝一旁躲了过去,“如你昨晚所言,你的目的是狂欢节,那么你就一个人好好享受吧。”

 

Xanxus说完这句话就朝着返回酒店的方向走了过去,他将沢田纲吉丢在自己的身后,没再去注意对方脸上是怎么样的表情。

 

 

说实话,这次见面并不是他在这五年间第一次见到沢田纲吉。

在时间稍近的日子,也就是在大约六个月前。

 

老头子——彭格列九代目提蒙帝欧——曾以要他陪行的理由硬拉着他去了一趟日本。老头子一下飞机就带着他先去了沢田家的日本宅邸拜访了一番,随后便和那时返回日本的沢田家光拉起了家常,他在一旁听了两句就听不下去了,于是便走了出来。

 

沢田纲吉的母亲——沢田奈奈——是个相当温婉的女性,和当年他被硬压着脑袋叫家光叔叔的男人有些不怎么相配。那时他从起居室走出来的时候恰巧撞上对方端着茶水糕点朝着门口走了过来。他朝旁边让了一下,沢田奈奈朝他微笑了一下,也就是那一笑,却像让整个房间都像是映亮了一般。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才恍惚的了解到沢田纲吉那张斯文秀气的脸孔是从那里遗传来的。他被那温和的笑容震了一下,直到对方从房间里出来了他还站在门口。

 

沢田奈奈看他还站在那里,像是明了缘由一般的让他去了厨房,给他重新泡了绿茶。他拿着和式茶杯坐在桌子边的时候沢田奈奈给他端了一盘点心,不知怎么的,他那时有些局促的道了谢,那之后沢田奈奈便单方面的和他聊了起来。

 

也许是做母亲的缘故,沢田奈奈虽然是在和他聊天,但话题却怎么都跳不出沢田纲吉四个字。沢田奈奈对他说很多关于沢田纲吉的事,从小到大,有做得好的有做得差的,有她喜欢的有她不喜欢的。

 

那些内容说起来都是些日常琐事,但却平白无故的在他脑海之中构造出了一副普通人的,不是在指环争夺战那时站在他对立面的,依凭血脉击败他的彭格列十代目的沢田纲吉的模样。

 

他记得沢田奈奈对他说很多,像是纲那孩子也很不喜欢家光和九代目的谈话,每次都是听个几句就跑到厨房来给她添乱;像是纲那孩子看起来一副什么都吃的模样,但实际上相当挑食,只不过只要是她做的菜都吃,嘛这也算是那孩子展现出来的温柔吧;像是纲虽然有的时候嘴上不说,但骨子里还是个相当硬气的孩子哦,像小时候和她闹别扭可是自己闷肚子里好几天呢;像是有的时候我也在想要是纲那孩子就像是他父亲那样去了我不知道的地方,我也不晓得有没有人能够照顾好他,毕竟孩子这些年虽然变了很多,但实际上还是个相当粘人的家伙呢——

 

“沢田纲吉。”

他站在威尼斯的水道旁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般的念了对方的名字,没有人回应他。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游人往他旁边走过——

 

他还是记得那时他不注意就和沢田奈奈聊了一下午,直到快到晚饭时间的时候对方才让他离开。他和老头子打了招呼便走出了沢田家。

 

并盛这个小镇和他当年来的时候变化不大,他随意的走在街道上也可以很快的分辨清楚路线,他没走多远就走到了离沢田宅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

 

金色的夕阳给草木都镀上了金色的夕辉,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不知道从哪飘过来的晚饭的香味。一时间,他竟不自觉的陷入了从未享受过得平和之中。最后打断他荒谬想法的是不知道从哪传来的喵喵叫,像是受到指引一般,他顺着声音走了过去,然后在拐角的楼梯口看见了沢田纲吉。

 

那个人——只是四年零六个月而已,沢田纲吉变不了多少——已经长开了的面容之上挂着一副相当温和的表情,他伸手揉着一只趴在他脚边的猫咪的肚皮,而在不远处是一盒打开的猫粮和一盆清水,一群野猫正在取食。他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十分惬意的和愿意与他亲近的小猫戏耍。

 

倘若说Xanxus在与之前和沢田奈奈聊天时对沢田纲吉是个相当温柔的人有所质疑的话,那么这幅能够对野猫都如此温柔的场景便彻底打消了他最后一丝疑虑。

 

这个人啊这个人啊这个人啊。

那个时候,沢田纲吉像是注意到了他一样突然抬起头看向了他所在的地方——Xanxus在那一瞬间就想起来沢田纲吉超直感的存在——他想着也许自己就这样站在这里等对方发现也无所谓,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出现在沢田纲吉身边的另一个人。

 

那是个傲慢无礼但却无法撼动存在的,理所当然的霸占了沢田纲吉身边一席之位的一个人。

 

——“哟,Xanxus。”

 

这时候有人叫了他的名字,Xanxus抬起头便看见了那个人。

不知不觉之间,他走到了之前和沢田纲吉吃午餐的餐厅门口,而和他打招呼的人像是刚吃完午餐一样从餐厅里走了出来,他一眼便看见了站在那个人身边的年轻女性,那是之前和沢田纲吉聊了几句并一直给他们上菜的人,只不过对方换掉了之前的服务员的衣服,穿上了一身简洁利落的常服。她看见Xanxus之后便朝那个人说了句什么就快步离开了。

 

见状,Xanxus挑了挑眉,用了和对方没什么区别的平淡语调和对方打了招呼。

“Reborn。”

 

那个人——Reborn——挑了挑眉,然后朝周围的看了看,“好大的闲情逸致,竟然一个人逛起来了。按理说你不是该看着那个路痴到东南西北都快分不清的小子四处乱晃吗?还是说,那小子讨好你不成反倒惹恼你了?”

 

Xanxus没说话,他有些不太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难道不是吗?我听薇拉说,那小子可是为了讨你的欢心而特意把预定的菜色都换成了百分百的西西里风味呢。”Reborn这么说着的时候抬起手理了理衣服,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自己咬了一根之后朝他递了一根过来,Xanxus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那之后在啪的打火机声和飘起来的烟雾之中听到了Reborn接下来的话语,“不过也真是难得,那小子明明挑食挑的每次都是尝个鲜,如果不是你的存在的话,我还以为那小子什么时候爱上西西里的菜色了。”

 

“什么意思?”听到这话的时候Xanxus楞了一下,然后才掏出打火机给嘴边的香烟点着了。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自从昨晚他遇见沢田纲吉开始,他其实都没怎么抽烟。

 

他在拟想着以沢田纲吉现在年纪对方会如何,他会怎么样做?会怎么样对他说话?是不是会想逆反期没过的孩子一般令人生厌,是否会发出令他讨厌的宣言,是否会像那个时候一样,温柔真诚的眼中有着明确焦点的像看向他那样的将视线集中在他身上。

 

可是没有,沢田纲吉的表现成熟,态度温和,他用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成年人的态度分寸上佳的对待着身边的所有人。他的视线如沐春风的扫过所有人,但不曾有任何东西停留在他眼中。

 

“哦——”Reborn的音调上扬了一下,意义不明的笑了一声,“没什么。”

 

Xanxus听到这话的时候眉头跳了跳。

他晓得他是绝不能对Reborn动手的,一是因为对方还在是彩虹之子的一员,二是因为对方现在尚是彭格列未来首领的老师。从哪一个角度上来说,和他动手都是得不偿失。

 

所以他听到这话的时候虽然有所不悦,但还是没发出火来。

但是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身为沢田纲吉老师的Reborn在这,那么为什么不像消息里所说的那样和沢田纲吉形影不离,反倒由九代目将沢田纲吉交给他了。

 

所以站在原地又扫了那个站立在那里的男人几眼,对方也不躲,只是站在那里任由他看。

他看了几眼感觉没什么意思,便移开了视线。

 

“如果你想问为什么我和沢田纲吉一起行动的话,那么就去问你的宝贝弟子吧。”Xanxus掐断了嘴里的烟头,丢进了最近的垃圾桶里。

 

“我对那种事情不感兴趣。”Reborn嘴里一根烟也差不多到了头,他也像Xanxus那样行动了之后没再点起了另一根,他理了理衣服,“不过就这么丢下那小子,小心待会那小子走到威尼斯监狱的时候你又得用些手段才能把他搞出来。诶呀,差点忘了那小子可是惹麻烦的高手呢。”

 

“那到时候感觉苦恼的应该是你吧,Reborn。”

 

“那可未必,Xanxus。毕竟按照本人的日程,我今天可刚刚到雷焦艾米利亚,要等过几天才能赶到威尼斯呢。”Reborn诶呀诶呀的说了句,“不过说起来,要是让那小子蹲几天监狱他就能老实些的话,也倒是个相当好的打算啊。”

 

Xanxus被Reborn的态度噎了一下。

他想不通以沢田纲吉那种性格到底能做些什么能惹恼Reborn到对方想把他丢进监狱冷静一下,而在他没想通的时候Reborn又再度开了口。

 

“那么没什么事就在此别过了,Xanxus。”

 

“等一下,你——”Xanxus叫住了准备离开的Reborn。

 

Reborn打断了Xanxus的话,“放心吧,那小子虽然还有些不熟练,但是手段多得很。”他皱了皱眉,“怎么说,难道Xanxus还以为那小子现在还和五年前一样,只是个普通人吗?”

 

Xanxus没回答,这一点他太清楚不过了。

彭格列血脉这种东西是永远不可能和普通人沾边的,就拿沢田纲吉来说——虽然他本人是否知道还不确定——但总部的资料库里的关于沢田纲吉这个人的记载可是详细到沢田纲吉每年感几次冒都记录下来的,再加上对方关于死气之火的天分,恐怕也只有对此尚不知情的那个时候的沢田纲吉会这样想吧。

 

Reborn见他没回答,也没再管他就径自离开了。

 

这下好了,既然Reborn出现了,那么沢田纲吉那小子的死活他也不用在意了,反正——

 

——难道Xanxus还以为那小子现在还和五年前一样,只是个普通人吗?

想到这,Xanxus就烦躁了起来。

 

“该死。”

他暗自骂了一声,然后朝原路返回了过去。

 

 

最后他在一家售买冰激凌的摊位上找到了沢田纲吉。

对方十分惬意的接过店主递给他的冰激凌球,然后美滋滋的舔了一口才看见了他。

 

“Xanxus!”

沢田纲吉十分热情的向他打了招呼,就像是方才被丢下的不是他一样。

 

他朝沢田纲吉走近,沢田纲吉问他要不要也来一个。

他面无表情的拒绝了,沢田纲吉略有遗憾的扯了扯嘴角,然后对着自己手里的甜筒舔了起来。

 

那之后,他带着沢田纲吉走了一段路。沢田纲吉十分眼尖的找到了路边的长椅,于是Xanxus便坐在一边看着这个在二月末吃冰淇淋球的家伙。沢田纲吉看起来没什么不悦,他还是原本那副笑嘻嘻的模样。

 

Xanxus坐在椅子上看着沢田纲吉坐在他身边十分有兴趣的舔着冰激凌球,然后视线朝着在路旁的路边摊看啊看。

 

“——你对食物很有兴趣。”Xanxus随口问了一句。

 

“一般般吧。”沢田纲吉音调有些模糊不清,“不过如果四处走动的时候不多尝一些东西,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那么——”Xanxus愣住了,他想问沢田纲吉既然这样那么为什么午餐的时候还要选择和你一贯习惯不同的菜色,你就按照你的习惯点那些没吃过的推荐菜色不就好了。但Xanxus没问出口,就像他不愿意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在丢下沢田纲吉一个走出好远又走回来一样。

 

这个时候沢田纲吉的冰激凌球啃得差不多了。

他咔嚓咔嚓的啃着蛋筒皮,然后转过头来看向了他。

 

“晚餐我们吃披萨吧!Xanxus。”沢田纲吉舔了舔嘴角,但没舔干净,“因为合理饮食之类的缘故,所以我平时对这些食品都没多少涉猎呢。”

 

Xanxus看着看向他的沢田纲吉嘴角边的那圈没舔干净的冰淇淋圈抽了抽嘴角。他对于食物没太大的执着,基本上很多时候都是以肉类为主,但看着沢田纲吉这幅小身板大概也知道所谓的合理饮食是什么缘故。

 

大概也只是怕这小子不知节制的吃太多反而其副作用吧!

 

“——到晚上再说。”

 

“哦。”沢田纲吉倒也没纠结,反倒是很愉快的把视线集中到不远处一家贩售小吃的小店。Xanxus看见这幅场景的时候,伸出手捏着沢田纲吉的脖子强迫对方朝他转了过来,沢田纲吉的脸上有一阵莫名其妙的表情,但还是没发出声。

 

见状,Xanxus开了口,“黄金宫(法兰盖提美术馆)是威尼斯城最杰出的哥特式建筑,始建于1440年。因涂金的建筑物闪闪发光,曾被称为“黄金的宫殿”,主要立面面向大运河,风格是花枝招展的威尼斯哥特式。”

 

“——哦。”沢田纲吉回答的音调迟疑了一会。

 

“总督府又称威尼斯公爵府。始建于9世纪,属于欧洲中世纪罗马风建筑,由于当时威尼斯与地中海东部的伊斯兰国家密切的文化贸易往来,大量阿拉伯人定居威尼斯,所以总督府立面的席纹图案明显受到了伊斯兰建筑的影响。”Xanxus看着沢田纲吉的表情一阵不悦,但是耐着性子说了下去,“叹息桥建于1603年,因桥上死囚的叹息声而得名。叹息桥两端连结着威尼斯共和国总督府(都卡雷宫)和威尼斯监狱,是古代由法院向监狱押送死囚的必经之路。”

 

“等等等!!!”沢田纲吉叫了停。

 

“怎么了?”Xanxus十分不悦的看了过去。

 

“Xanxus是在给我介绍景点么?”

 

“我是在提醒你,”Xanxus感觉自己额头抽动了一下,“如果你是来旅游的,那么就把注意力多投注在景点而不是准备把自己吃成一个胖子上。”

 

“噗——”沢田纲吉听到Xanxus话的时候一个没忍住就笑了起来。

 

Xanxus的手掌依旧捏着他的后颈,对待有些类似感觉的时候沢田纲吉没太大的反应。他扭了扭脖子,没挣开Xanxus的手掌。这个时候他将最后一口蛋筒皮塞进嘴里,Xanxus收回了自己的手。

 

 

就算那其中有些波折,但最后Xanxus还是同意了沢田纲吉所有的要求。他们的晚餐预定在距离酒店不远处的一家小店,以披萨为主食,搭配了几份特色的小吃——完全全全和沢田纲吉的健康饮食毫不相干——下午的日程也按照之前所规划的继续了下去。

 

只不过,沢田纲吉像是没有早上那股兴奋劲一样,像是耗尽精力的小孩子一般乖巧的呆在Xanxus身边,只不过拿着相机拍照的频率越发的高了。

 

Xanxus再度和沢田纲吉乘坐上早上预约的贡多拉的时候听到了沢田纲吉有些疲倦的像是早上那样的和撑船的船夫打了招呼,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带着帽子的船夫,然后坐上了原本的位置。

 

威尼斯以水闻名。

无论偏旁的景色再怎么美,最美的还是水。

而沢田纲吉看样子的确是很喜欢水的。

 

Xanxus稍稍偏过头看着坐在他身边的沢田纲吉,对方撑着下巴像是被水中的倒影吸引了一般的盯着水面看。Xanxus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虽然他不是很喜欢沢田纲吉拿着相机记录周边景色的表现,但是对方这幅样子他同样也不喜欢。

 

虽然他不太想和沢田纲吉交谈,但是他还是开了口——

 

“你在看什么?”

 

沢田纲吉听到这声音调的时候迟疑了一会,他扭过头来看向了Xanxus。神色之中有一丝掺杂在其中的不悦和冷漠,但那东西消失的很快,几乎在Xanxus注意到的下一秒那些东西便由疲倦和欣喜替代了。

 

“看倒影。”沢田纲吉将手放在了膝盖上,坐直了身体,“这里的水就好像镜子一样,看见自己倒影的时候也可以看见些其他的。行走的人群啊,飞鸟啊,对了,如果幸运的话还可以看见几条在水道里游动的金鱼。”

 

“感觉很有趣吗?”Xanxus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总比直接从总督府走到威尼斯监狱要有趣一点。”沢田纲吉干笑了两声,说了句让人很费解的话。

 

Xanxus听到沢田纲吉这句话的时候楞了一下,他有些不是很明白沢田纲吉话的意思。但是他没提出来——说起来似乎之前遇见的Reborn也说过类似的话——他看着沢田纲吉侧脸楞了两秒,对方眨着眼睛一副对水道景色很感兴趣的样子。

 

在那之后Xanxus陪沢田纲吉在周围走了走,像是完全没记得之前说好的浏览路线一样。沢田纲吉无论走到哪里都一副很有意思的样子。因为时间是狂欢节的缘故,虽然Xanxus对类似的节日没什么兴趣,但还是耐着性子陪沢田纲吉挑了几个既符合节日气氛又可以留作纪念的纪念品。

 

正统的意大利晚餐时间是晚上的8、9点,在那之前沢田纲吉没有表示出饥饿的样子,Xanxus也就不提只是陪着沢田纲吉从一条小巷、一座桥的四处闲晃。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Xanxus边不经意的引导着沢田纲吉朝之前预定的餐馆走去。

 

他们到达的时候时间还早,来用餐的人还不算多。沢田纲吉说出了预定之后就在Xanxus对面坐下了。Xanxus坐在位置上的时候随意打量了一下沢田纲吉,对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疲倦,只是挂着白天出现的那副相当温和的表情。

 

而像是没注意到Xanxus的视线一样,沢田纲吉坐在座位上像是中午那时候一样看着手中相机里的照片。Xanxus眯了眯眼,“你很喜欢拍照?”

 

沢田纲吉抬起眼,然后暗灭了手中的精密仪器。他所携带的背包,购买的纪念品都堆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只有相机还挂在脖子上。他在嘴边拉起了一抹笑容,然后解下了相机放在了那堆东西的上方。

 

而几乎在相机才从沢田纲吉的手里被放下来,Xanxus便立马伸手将相机拿在了手里。沢田纲吉看样子像是想阻止,但这个时候他们预定的餐点上来了。

 

沢田纲吉脸上稍稍的闪过一丝惊慌,但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Xanxus饶有兴趣的看着沢田纲吉的脸色变了变——太好了,太还以为沢田纲吉这个人脑子里被威尼斯的水泡过了所以迟钝到连基本反应都要没有了,看来还是有些正常人的反应嘛——他打开了相机的开关,就这相机里出现的图像看了起来。

 

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纯粹的威尼斯景色,广场,游人,飞鸟以及水。

 

非常普通。

Xanxus刷刷的的看过了所有的图像,甚至连沢田纲吉早上说试一试相机的照片也看过来了,但是都没什么异样。

 

Xanxus感觉眉头皱了皱,照片的取景、光线都很好,沢田纲吉本人的拍照技术看起来也不差,所以每张图片都是洗出来可以留作纪念的。

 

但是——

Xanxus将相机放回了原本的位置。

——没有下午的照片。

 

沢田纲吉的取景很有意思,他对于景色有着像是个人喜好般的明确选取,再加上一路上都是些不起眼的景色,所以Xanxus差一点就要忽略过去这些照片里似乎没有他和沢田纲吉下午走过的景色。

 

他看着沢田纲吉握着刀叉对他说‘我开动了’然后心情很好的开始的进食,他在唇角边拉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有意思——然后也开始了进餐。

 

沢田纲吉吃的不快,而且用餐礼仪像是经受了良好训练一般的赏心悦目。但Xanxus的进餐礼仪本身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沢田纲吉时不时像是搭话一般的和他说两句,他回答得很少,但沢田纲吉却很有耐心的一句又一句的问着。到最后,Xanxus被他问的不耐烦了,才张口和对方聊了起来。

 

在过去的半年里,沢田纲吉似乎走过了世界各地的很多地方,那些地名Xanxus稍稍回想了一下,大抵都是些设立常驻支部的城市,他虽然不常走动,但彭格列的这些基本情况他还是有些了解,所以虽然沢田纲吉提的少,但他大概可以了解沢田纲吉在说些什么。

 

说句实在话,沢田纲吉这些年还是进步了不少的。

虽然沢田纲吉甚少表露,但对方的言行举止之中都透露着一种经受良好教养的风范。Xanxus不能说他很喜欢这样的沢田纲吉,但至少并没有5年前那样无由来的厌烦。

 

毕竟这个人啊——

 

“说起来今天下午的冰激凌球真是很不错啊!”

 

——是从他手里夺走彭格列十代目首领位置的人...吗?

 

“说了不要在二月末就吃夏天才能吃的东西。”


—TBC—

闲言:餐厅的名字PONTE(桥)指代十代目将成为Xan君与九代目某种联系(主要在系列第三部分);本系列之中的所有的景点、菜肴、历史介绍均改写自网络搜索到的内容,本来准备一一备注来源的,但是因为资料的搜索很零碎,因此这项工作就再往后推迟一下吧。

顺带一提,这样的Xan君也很可爱!!(日常强行拉关系咳)

评论(2)
热度(10)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