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水底之下的贡多拉[27X/27R][04]

03


 

时间是10:00PM。

 

Xanxus站在沢田纲吉的房门口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他原本准备直接掏出房卡走进去,但考虑到事情的变化,他还是敲了敲门。

 

无人应答。

 

Xanxus站在门口等了一会,然后按着沢田纲吉的号码打了个电话。不太熟悉的钢琴曲从房间里传来,Xanxus等了一会,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他在心里说了句不妙,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房卡径直走了进去。

 

房间里空无一人,但是暖气和沢田纲吉携带的手提电脑都还在运行,而手机则扔在桌子上,而沢田纲吉的外套不见了。

 

——晚了一步么?

 

Xanxus挑了挑眉,然后走到了放着手提的电脑的桌子面前。他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和昨天相比这个房间的变化不大,只不过相比较前一天的整洁,房间稍稍凌乱了一些,但这个样子更像是有人居住过了。

 

Xanxus站在还在运行的电脑前看了一眼,桌面之上有几个导出相片文件夹,而桌子上放着几份什么人物的调查报告——是前几天沢田纲吉当着他的面塞进背包的那几份——Xanxus扫了两眼,没什么太重要的内容,于是Xanxus点开桌面之上的那几个文件夹,相片和之前Xanxus看到的差不多,几乎都是风景照。

 

那么,果然还是要其他的照片吗?

 

这个时候Xanxus看到沢田纲吉扔在沙发上的相机,相机的内存卡被拔掉了,那么问题就在于其他相片在哪里了?

 

从沢田纲吉之前对那只箱子里的东西保存了至少6个月的表现来看,对方不像是事情未解决就开始销毁证据的人,那么,那些相片极有可能还是在房间里。

 

那么在哪里?

 

Xanxus四处看了看,然后看了紧闭着的浴室的门。

说起来,昨天晚上好像沢田纲吉在那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冲进浴室,而那之中Xanxus为了解决其他事项至少在外面又呆了五分钟左右。

 

Xanxus走进浴室的时候没有闻到呕吐物的酸臭味,也就是说在五分钟之内沢田纲吉没有呕吐或是更换衣物,只是用毛巾擦了擦脸,那么同样的,在过去的五分钟里沢田纲吉有可能也像Xanxus处理了某些东西,这么看来那个时候他看到的根本就不是沢田纲吉害怕的模样,相反,那其实是如有所思——

 

——真是小看这小子了。

Xanxus伸手握住门把,然后推开浴室的门。

 

这间房间的布局和Xanxus的房间很像,如果是Xanxus要做什么不方便让人看见的内容整理的话,其实浴室算是个好地方。所以在他看见白色瓷砖上贴的大量照片的时候,心理其实已经有些准备了。

 

沢田纲吉很擅长做内容整理的工作,因为在大量的照片之中,都存在着一个相同的带着鸭舌帽拿着相机,伪装成游客的人,从沢田纲吉捕捉到的场景看来,对方十分有经验的躲开了沢田纲吉的大部分镜头,但是正如Xanxus所观察发现的那样沢田纲吉的技术实在不算差,所以也照到了几张正面照。

 

Xanxus记下人物面容之后便走出了浴室,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定位仪,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地图之上有两个红点——其中一个和他所在的位置重叠了,这个是他今早趁沢田纲吉走进浴室的时候放在对方手机里的;而他今早放进沢田纲吉外套里的另一个还在移动——Xanxus扯着嘴角笑了一下,幸好他在考虑到沢田纲吉的路痴属性之后早有准备。

 

Xanxus朝着门口走了出去,在猛的关上门的时候,他暗自低声嘛了一句——“在小看谁啊,这混小子。”

 

 

其实说起来,沢田纲吉并不是很擅长守株待兔。

 

相比较在原地毫无作为的等待,其实他更擅长顺着串联起来的线索链捉住尽头的猎物,但是现在的情况确由不得他那样做,所以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他还是选择了最没有效率的四处乱晃。

 

——不过说起来,随随便便把他当鱼饵使的人现在还没达到水边还真是过分诶。

沢田纲吉在心里悄悄的吐着自家老师槽的时候,顺着路旁的小巷拐了进去。

 

四周光线不是很明朗,但在眼睛适应之前他也还是能捕捉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像是急促的呼吸声、浅薄的血腥味之类的,沢田纲吉没带任何有照明效果的东西,所以现在只好站在原地等一会了。说起来,算得上武器之类也没带在身上。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毕竟如果那个时候不快点的话就快被Xanxus逮个正着了。

 

放在眼前的可以触及真相的机会本来就很少,被Xanxus破坏了一次,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失手了。这么想着的时候沢田纲吉抬起手看了眼沾了些白灰的手背,左手的食指将白色的线条擦拭的时候他叹了口气,然后开了口,“——因为现在我有些赶时间,所以可以不要再像前几天那样和我玩捉迷藏了好吗,先生?”

 

沢田纲吉的音调很平淡,脸上挂着副十分温和的表情,倘若不是话语之中一闪而过的锐利,恐怕这幅温和少年的表象是没有任何缺陷的。

 

但听到他这话的时候,三分钟前冲进了这条死胡同的男人呼吸又急促了不少——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十五分钟前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要制服这个人,但没想到反倒被对方反将了一军——最后像是自暴自弃的说了句,“我什么都不知道。”

 

沢田纲吉听到回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挑了挑眉。他想这样空着手和对方谈判实在不利于节约时间,早知道之前就应该把对方的手枪抢过来而不是踢进威尼斯的水道了,“我都还没发问,先生您的回答是不是太武断了。”

 

听到沢田纲吉话的时候,原本躲在阴影的男人捂着胸口从阴影地段站了起来,他之前本想着有武器在身就算对方有彭格列暗杀部队巴利安首领Xanxus这样凶神恶煞的保镖,制服一个空手的柔弱少年应该不成问题,但是当对方无视他手上的枪支径直发起攻击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误判了。

 

——“你到底是——”

 

“如果您需要我再次重申的话,我可以再说一边,我是谁其实是个不重要的问题。”沢田纲吉抬起眼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男人,对方穿着和前一天差不多的轻便服装,只不过相比较之前的遮掩,对方显得狼狈及了,“而且到现在这个时候,你也应该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了,先生。不过在您回答之前,我可以做出保证,如果我可以从您口中得到所有疑问的解答的话,我本人是不会伤害你的。毕竟,你也只是个局外人罢了。”

 

听到沢田纲吉的话,男人默不作声的喘了几口气,最后相当不情愿的开了口,“拍到你的照片,最开始是个意外。”他停顿了一下,“三个月前,我从一个与你年纪相仿青年手里接下了一份工作,对方出价很高,所以虽然我有所疑惑但还是按照约定到达了那不勒斯准备拍摄工作。工作很简单,我只需要按照合同的要求拍摄对方需要的风景照,所以一切行动都是按照对方的要求形式。但是在一个星期前我偶然捕捉到一个人影之后,对方的要求就变了——”

 

“由纪念类的风景变成人物摄影了吗?”沢田纲吉补充了对方后面没说完的话,然后他在嘴角拉起了一抹笑,“如果这是事实的话,看来您受到我的攻击还真是有些冤枉。”

 

男人像是没预料到沢田纲吉会有这些反应,他愣了一下,然后才继续了之前的话,“如果你能理解的话,那就最好了。顺带一提,这之后有关你的照片的硬盘那个少年都会拿走,我手里没有任何关于你的东西。”

 

对方说道这个地步也就证明了再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了,沢田纲吉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那么请允许我询问最后一个问题,你整个拍摄过程中,那个少年——也就是你口中的雇主——都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我是按照要求办事的。”

 

“非常感谢合作,先生。”沢田纲吉听完对方那句话之后转身就准备离开,他心想自己竟然也有失误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只是一个意外罢了,不过现在应该把调查方向转向对方口中的青年了。

 

不过这件事也许得拖上一两天了,毕竟就在今早来自九代目的一通明确要求他尽快返回巴勒莫的电话打断了他原本的计划,如果Reborn日程时间不太顺的话,他明早就得一个人动身返回巴勒莫了。

 

“真糟糕呐。”他小声的呢喃了一句,这个时候他背后的男人用着有些疑惑的腔调开了口。

 

“——你不杀了我吗?”

 

“那件事啊——”沢田纲吉稍稍的偏了偏头,“因为在这件事上你的立场很特殊,所以暂时没有杀了你的必要,而且不管你的雇主是谁,你估计都不会有太大的利用价值了——这么说吧,我没有杀了你的必要,所以——”他停顿了一下,“打扰你的工作我很抱歉,只不过这大概就得怪你遇上我这样的人了吧!对吧,Xanxus——”

 

沢田纲吉在说完那句话之后话音一转,他看向了眼站在巷子门口的男人,脸上那副有些僵硬的表情软化了不少,很快就变为一般的平稳了。

 

“真是相当难得的自觉,你竟然你也知道你是在打扰我的工作吗?”Xanxus眯了眯眼。沢田纲吉与那个男人的对话他听到不少,沢田纲吉这么做的原因他大抵也明白一些,所以他虽然嘴上有些讽刺,但没像昨晚那样的立马动了手。说起来那个时候沢田纲吉看样子也是在说些什么的样子,看来的确是自己打乱了对方的步调。

 

“就当做是昨晚意外工作的弥补吧!”沢田纲吉朝Xanxus笑了起来,他走到了Xanxus身边,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现在要回去了吗?”

 

Xanxus站在原地看样子本想对沢田纲吉说些什么,但他扫了眼躲在巷子阴暗处的男人,还是什么都没说,他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带头走去。

 

沢田纲吉跟在Xanxus身后走了一截,等待离之前的位置有段距离之后他才开了口,“Xanxus在生气吗?”

 

Xanxus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的停住了身体,漫不经心的沢田纲吉像他所预料的那样狠狠的撞上了他的背脊,在沢田纲吉捂着鼻子退后的时候Xanxus转过身,“——你很擅长近身战?”

 

“近身战?”沢田纲吉捂着鼻子,然后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用着不是很清晰的语调做出了回复,“还好啦,因为之前有专门的练过。如果只是今晚那种情况的话,只需要反应快一点就可以解决了。”

 

Xanxus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到目前为止,所有事情都在你的预料之内。”

 

“有个七八成的概率吧!”说道这句话,沢田纲吉才放下手,他隐隐约约感觉Xanxus的情绪不是很稳定,于是试探的问了一句,“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那么这样的意思也就是,无论今晚我出不出来找你,你都可以接近完美的解决这件事了,”Xanxus面无表情的看着沢田纲吉吐出这句话,“相反,你受到影响的原因还都是因为我?”

 

——生气了?

 

沢田纲吉隐隐约约察觉了些什么,但是一时半会没办法察觉到那其中包含的内容。

——“我没那么说。”

 

“哦~”Xanxus的音调吐的冷漠了些,他朝前迈了两步,沢田纲吉不知道很是疑惑的退了两步,“说起来,你会游泳吗?”

 

沢田纲吉一边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和Xanxus的距离,生怕对方趁他不注意给他来上一记,于是当Xanxus转移问题的时候他一下没反应过来,只是有些呆愣的点了点头。

 

而就在疑惑的时候Xanxus却突然出手了。

他猛的伸手扯住沢田纲吉的衣领,用力将对方拽到离他很近的距离。那一瞬间,沢田纲吉以为对方会从什么地方抽出武器狠狠的给他一下,但是没有。Xanxus松开他的衣领,双手握住了他的肩膀,然后朝他低下头来。

 

沢田纲吉在那一瞬间以为Xanxus要亲吻他,他本能的朝后退了一步。而那个时候,Xanxus错过他的脸颊,嘴唇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吐出了一句话——

 

——“那么就给我到冷水里的冷静一下吧!”

 

下一秒沢田纲吉发现自己踩空了,而Xanxus松开了手,下一秒,他跌落进了冷水之中。

 

 

说起来,沢田纲吉学会游泳也就是在上个月。

出于某些原因——比如说各种阴影和遭遇的意外——他在之前一直没有学会游泳,所以他的老师采取了非常的不人道的方法,在数次之后,他也才终于学会了游泳。

 

虽然终于不用担心自己被淹死了,但是这也不代表沢田纲吉就愿意在二月初的时候去和冷水作伴。

 

哗啦,哗啦。

耳边充斥着肢体推开水花的声响,沢田纲吉伸手扒上水道边缘的砖石的时候,Xanxus已经没在岸边等他直接走掉了,见状他开始小声的吐了句槽,“把人推进水里就直接走掉也是够了,真是受够了Xanxus这个糟糕的脾气了。”

 

他仰起头多呼吸了几口空气,好在他被Xanxus推下水的时候有做了一点准备,没有水呛进咽喉道之中。他泡在水里稍微休息了一下,正准备施力爬上岸边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站在了岸边,对方朝他伸出手。

 

——“要帮忙吗?”

 

是之前在暗巷之中被沢田纲吉狠狠揍了一顿的被人利用的摄影爱好者。还以为这个人已经走远了,真是莫名其妙的表现呢,不过如果这个时候还没走的话——有点糟糕呢——沢田纲吉抬眼扫了扫对方的周围。天色很黑,再加上他所处的位置,没办法看清,因为他还泡在水里的缘故,也没办法清晰的分辨出声音。

 

沢田纲吉皱了皱眉,对方的手伸出了好久,他想了想还是空出了一只手准备借对方一把力,爬上岸去。

 

但他还是没能碰到对方的手掌。

 

在他伸出手的那一瞬间,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像是经过消音管的子弹一样的声音——的末端击中了正在朝沢田纲吉伸出手男人的颈部,满带着腥味的血迹喷了沢田纲吉一脸,然后扑通一声,有什么从沢田纲吉身边跌落而下,落进了威尼斯的水道之中。

 

水流不算很急,沢田纲吉稍稍偏过头就一看到那人的肢体在水中扑腾了一下,月色之下混着冷水像是乌黑般的色泽从身体的缺口溢了出来,像是要晕染什么一样急促的朝周围散开,但也正是由于处在水中,那些东西没能给过多的水液染色,就只有十多秒,水流便又变的清澈起来了。

 

沢田纲吉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他晓得过分的同情心算不上什么好事,但人命这种东西啊——运气真差啊,这个人。因为与他这样的‘王将’不同,就像棋盘之上的‘弃子’一样的男人,什么时候被舍弃都不奇怪。

 

但沢田纲吉没有太过纠结过去的事情,下一秒他仰起了头。站在岸边的是一个青年模样的人,在察觉到沢田纲吉目光的时候,对方朝着他露出了相当甜腻的笑容。沢田纲吉打量了对方一下,对方看样子年纪充其量也就20出头, 应该不比他大几岁,但是在对方笑容之下,沢田纲吉隐约察觉到了一丝很熟悉的东西。

 

像是敌意亦或是戏弄之类的东西。

 

“也要我朝你伸出手吗?纲吉君——日语是这样说的,没什么错误的地方吧?”他——有着一张不错的面容,五官长的非常精致,但最吸引人的确是左眼眼角下的倒山状青紫色纹身——这样说这话的时候朝后退了一两步,右手的食指勾着之前才使用过的手枪转了个圈。

 

“那就不用了。”沢田纲吉水性算不得很好,再加上威尼斯的水道不是很宽,如果潜下去就这样溜走的话恐怕对方会直接朝他开枪。思来想去,还是先上岸比较好。想好之后,沢田纲吉扒着岸边猛的施力,从水道之中爬上了上去。

 

受重力影响,冷水哗啦啦的从他的身上滴落到地上,然后重新流入水道之中。他脱下外套抖了抖,就着潮湿的布料擦拭了一下脸上的血迹,然后用着漫不经心的口气询问着,“我们之前见过吗,先生?”

 

“大概没见过。”对方眯着眼朝他笑了起来,然后抖了抖手上的武器,枪口指向了沢田纲吉,“不过,我一直都很期待和你见面哦~纲吉君。”

 

“倍感荣幸。”沢田纲吉点了点头,他揪着衣角拧着衣服上的水,但在心里却暗自计算着一击夺下对方手中武器的概率。

 

而这个时候,对方却将武器收了回去。

下一秒,对方开了口,那副音调之中带上了与面容不太符合的冷静,“第一次见面,我的名字是白兰·杰索。”

 

沢田纲吉听到对方的话的时候楞了一下,“你好,我的名字是沢田纲吉。”

 

他——白兰·杰索——像是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难道说,你现在还没有冠上彭格列的姓氏吗?”

 

“因为还没有举行正式的继承礼。”沢田纲吉的口气很平淡,他看了眼白兰·杰索。说实话对方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些意外,虽然五年前的指环争夺战闹的轰轰烈烈,但那也只是有关彭格列内部继承人的事项,再加之场所远离意大利,所以这件事应该没有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但既然对方能准确的抓住他的行踪,并且尽可能的收集他的信息,那么知道这点事实在也算不上什么意外的事。但对方的话语之中,还是有一点让他很意外。

 

冠上彭格列的姓氏?

——如果是有关继承礼的内容话,那么这个人知道的未免也太多了。

 

“真遗憾呐,纲吉君。”白兰·杰索歪了歪头,“本来这次是想先和纲吉君你打个招呼的,但看起来还是太早了。”

 

“虽然我不晓得你所在等待的时机是什么,但我还是想提醒一句,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这样的话,您可真是有够无礼的呢,先生。”沢田纲吉说这话的时候在嘴边扯了一抹很浅的微笑,“虽然我也并不在意也就是了。”

 

“脾气真好呢,纲吉君。”白兰·杰索这样看着沢田纲吉的时候就微笑了起来,“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朝着沢田纲吉走了过来,一瞬间,两人的距离被拉得很近。

 

这幅场景真眼熟。

也许是才从冷水里出来的缘故,沢田纲吉一时没反应过来。

 

所以直到白兰·杰索凑近他耳边吐出一句话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对方在做什么。但为时已晚,白兰·杰索说完那句话之后双手在他胸口狠狠的推了一把。于是沢田纲吉再次被人推进了同一条水道之中。

 

但在水花时间四溅之前,他听到对方对他说,“——下一次,再一起玩游戏吧!纲吉君。”

 

 

——这次干脆把衣服洗洗再上去好了。

再度从水面冒出来的时候,沢田纲吉一边奋力的拨水一边自暴自弃的想着。

 

同样的,再次推他下水的名叫白兰·杰索的青年已经走远,想着原本以为没用的鱼饵却调出了一条大鱼的事情发展让沢田纲吉的心情有些意外,不过说起来,他还真是和概率之类的东西犯冲啊!

 

——玛雷指环的持有者,果然比他更擅长操纵概率之类的东西呢。

 

“真是这辈子都不想游泳了!”沢田纲吉歪了歪头,然后暗自骂了一句。

 

而这个时候,一个相当意外的声音接上了他的那句话,“那你就淹死在里面好了。”

 

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沢田纲吉暗自在心里想着正糟糕,吐槽的时候被抓个正着呢,但还是用尽全力朝着声源处游了过去。

 

那个声音的主人——Reborn——坐在一张黑色的贡多拉之上,他看见沢田纲吉湿漉漉的爬上船然后朝他挪过来的下一秒,狠狠的将卷成一团的毛巾卷砸在对方的脸上,“别一身水汽的朝我靠过来。”

 

可惜一贯的暴力并没有发挥作用,几乎在Reborn话音刚落,沢田纲吉就抖开毛巾卷随便擦了擦就朝他扑过来,“Reborn真过分,明明一个星期都不接我电话发短信也不回,一见面竟然这么暴力吗?这可是赤裸裸的冷-暴-力哦!”

 

沢田纲吉身上很冷,一摸就是在冷水里泡了很久。Reborn对于沢田纲吉在被Xanxus推下水之后竟然这么久还没靠岸有一丝疑惑,但并未持续太久,毕竟弄不好这个人就是喜欢在二月的冷水里游一圈呢。

 

所以他也没躲,由着那孩子朝他重重的扑了过来,然后狠狠的拿着手边的毛巾,十分用力的朝着对方的脸上揉了过去,“这么冷的天你在讲什么无聊的冷笑话啊!”

 

“真的很冷嘛!”终于从Reborn的手底下挣脱的时候,沢田纲吉偏了偏头。

 

这个时候,之前溅在他脖颈处的血迹撞进了Reborn的眼里。Reborn看了眼眨着眼裹着毛巾的沢田纲吉,有些意外的开了口,“伤到哪里了吗?”他伸出手朝对方的脖颈处摸了过去,出乎意料的手底下的皮肤也是有些凉的。Reborn想了想,手上施了力,就着沢田纲吉朝他扑过来的姿势将对方楼进了怀里。

 

沢田纲吉被Reborn有些突然的动作搞得有些莫名奇妙,音调之中也没有了之前刻意维持的那种卖萌的腔调,“我没事啊,除了在冷水泡太久了好冷啊!说这话,Reborn终于意识到随意丢下我时间很不讲道理的事情了吗?——唔!”

 

就在沢田纲吉在Reborn耳边调侃对方的时候,Reborn顺手狠狠一拳揍在了沢田纲吉腹部,“还想再下去一次吗?”

 

反正都有一有二了,再有个三也无所谓了。

沢田纲吉本来准备十分嘴贱的吐槽一句,但考虑到Reborn的行动力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望您手下留情。”

 

Reborn听到沢田纲吉这句话的时候,不经意的微笑了起来。沢田纲吉从Reborn怀里爬起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Reborn有些浅淡的微笑,但在沢田纲吉看到那副笑容的时候,Reborn脸上的笑容便又淡去了。他隐约觉得这种场景有些熟悉,但却没想起来是在谁的脸上也看到过这样的笑容。

 

但这样想着的时候,他感觉被冷风吹的他有些头疼,于是便又什么都不想了。

 

 

嘀嘀嘀,嘀嘀嘀。

 

当床头的闹钟准时的想起来的时候,Xanxus莫名感到有些恼怒。

他昨晚睡的有些晚——他花费了半晚上等沢田纲吉从威尼斯的水道之中爬出来,然后滚回酒店来睡觉,但是直到他感觉昏昏欲睡都没等到,于是便随意裹着被子睡了过去——在加上过低的气温和起床气,他现在隐隐约约感觉怒气不自觉的上涌。

 

但他还是忍住了,只是扯开抽屉将那其中的药片塞了两片进嘴里。他想着无论如何他还是要把那个不知道迷路还是怎么着的小子找回来,不然这次由老头子交给他的任务就算失败了——这么想想他昨晚的行动还真是情绪化啊——但愿那小子没被哪里的野狗叼走了。

 

他一边怒气满满的在心里暗自骂着,一边动作粗暴的往自己身上套着外套。但就在他拽开自己的房间门,看到站在走廊正在打电话的男人的时候,猛的就收住了怒气。

 

原因无非其他,号称世界第一杀手的人物对于杀意、怒气之类的察觉力堪比扫描仪,倘若他以这种态度朝沢田纲吉的房间冲了过去,保不齐就会引发某些极其不和谐的事件发生——虽然在Xanxus看到站在门口的Reborn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之后,其实他更生气了——所以,他还是收敛了那些过分外溢的情绪,拿捏了恰当的态度,停下了脚步。

 

Reborn在Xanxus出门的下一秒就扫了对方一眼,但他没有立马挂掉电话,他又对着电话十分平淡的说了几句,才挂掉电话看向了Xanxus。

 

Xanxus看着Reborn一时拿不准该说些什么。说实在,他和Reborn之间没什么实质间的交流,如果不是看在Reborn身为沢田纲吉老师的这个身份上,他是决计不想和这个人有什么交流的。

 

但就在Xanxus在开口还是不开口之间拿捏不准的时候,Reborn相当突兀的开了口。

 

“是准备来叫那小子起床的吗?Xanxus。”Reborn朝Xanxus露出一抹相当合乎礼仪的笑容。说句实在话,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沢田纲吉直接就丢给Xanxus跟着对方练习一段时间,不为其他,虽然沢田纲吉天资不算差,但在某些地方其实还是Xanxus做的要好一些。

 

Xanxus听到Reborn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干咳的两声,“看到你在这,似乎我准备要做的事可能有些多余了。”

 

“怎么会,如果这件事由Xanxus来做也不错呢?毕竟也只是感受下人类恶劣的本质,谁来都一样——”Reborn这么说着的时候,抬起手示意Xanxus朝沢田纲吉的房间走过去,“以及如果方便的话,麻烦Xanxus转告那小子在三十分钟之内到达餐厅,如果他还想赶上他之前自己预定的那班飞机的话。”

 

“我会的。”Xanxus听着Reborn的话抽了抽嘴角,然后抽出房卡打开了门。他在准备推门进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妥,他看了眼Reborn,Reborn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Xanxus有些尴尬的推门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Xanxus一进门就被扑面的暖气包裹了全身,与他自己所在的房间不同,这个房间有些暖的过分了。Xanxus随意的扫了两眼房间的格局,昨晚沢田纲吉摆出来的东西已经全部收好,看来沢田纲吉果然是计划等Reborn到达之后就离开威尼斯吗?

 

这算什么,拿他当过路站吗?

想到这,原本被暖气缓和的怒气又冒了出来,Xanxus有些不悦的朝床边走去,然后狠狠的掀开了被子。

 

——空无一人。

 

咔擦。

 

这个时候Xanxus背后的浴室门打了开来。Xanxus扯着被角朝后看了一眼,沢田纲吉穿着条牛仔裤,裸着上半身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上发了块毛巾,萦绕的水汽从沢田纲吉背后朝着外面涌出。

 

沢田纲吉像是没看见Xanxus一样泰然自若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只是一边揉着头发一边开了口,“是在施展从哪里来的S欲吗?Xanxus。”

 

沢田纲吉说这话的时候走到沙发边,他将毛巾搭在脖颈处,然后套起了衬衣和有些厚度的白色毛衣,他拉扯着衣服的时候才转过头看向Xanxus,未干的发丝凌乱的翘着,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像是感冒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冷笑话。”Xanxus看着沢田纲吉的脸色有些出神,但还是吐槽了一句。

 

“因为天冷嘛!”沢田纲吉打着哈哈的说道,然后揉了揉鼻子。这时候Xanxus发现沢田纲吉的声音相比较之前有些沙哑,他看样子想说什么但却有什么都没说。“对了,Xanxus准备什么时候会巴勒莫呢,九代目时常和我念叨你,如果这次能告诉我个确切时间,我也好在之后和九代目交谈的时候告诉他。”

 

Xanxus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看着沢田纲吉脸色,还是有些不甘愿的开了口,“下周。”

 

“哦——”沢田纲吉随意应答Xanxus的时候,又扯了两张纸巾擦了擦鼻子,然后才对Xanxus说,“那么我们去吃早餐吧!”

 

沢田纲吉的音调和之前几天说这话的时候毫无区别,虽然沢田纲吉只字不提昨晚的事,但突来的感冒却在提醒Xanxus的确做了不太对的事。

 

这顿早餐,Xanxus明显吃的有些漫不经心。不过不光他一个人这样,明显食欲不好的还有沢田纲吉一个,所以就算共进早餐的人多了一个,但是消灭掉的食物却没有前几天多。

 

早餐结束后,沢田纲吉便回房间收拾东西。

为了方便,Reborn没开车,于是最后Xanxus开车送沢田纲吉和Reborn去的机场,在机场门口告别的时候,沢田纲吉十分有礼貌的像Xanxus表示了这几天照顾的谢意,然后准备朝安检口走去。

 

他没走出两步Xanxus就叫住了他,然后朝他怀里扔了一盒治疗感冒的药。

沢田纲吉盯着药物盒子看了几眼,等到他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Xanxus已经十分潇洒的走远了。

 

沢田纲吉在原地楞了一会,他顺着安检口走进去,直到坐在飞机的位置上的时候药盒还拿在手里,于是看到这一幕的先他一步坐上座位的Reborn调侃了他一句——

 

——“你没告诉Xanxus你是花粉过敏么?”

 

沢田纲吉有些好笑的眨了眨眼,再把药盒塞进口袋的时候张口对Reborn说道,“那么,我怎么记得Reborn早上往我嘴里塞的也是感冒药呢?”

 

Reborn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将手里的报纸狠狠的糊上了沢田纲吉的脸。

 

FIN.

 

后记:

 

题解及人物介绍:水底之下的贡多拉——换言之就是‘沉船’的意思了。没有变动,只是从有折射作用的水底朝外面仰望,感觉是相当符合本文主人公之一Xanxus的角色定位呢(揍)。暗杀部队的首领、指环争夺战的失败者、不具备彭格列血脉的彭格列九代目的养子,好几个身份都像是沉船一样的有些阴暗呢(笑)。

 

而另一主人公沢田纲吉的定位则可以定位是沉船打捞者或者是乘船者,虽然已经开始接手家族事务但还有些根基不稳,虽然血脉不容质疑但是也致使本人处于很危险的境地,再加上因为之前和自家老师的争吵导致现在有些情绪很不稳定,怎么说,有些危机四伏感觉。

 

以上二位关系定义为未达及合作者,但已然意识到合作是不能避免的了。

 

身为标了CP但是像是配角出场的Reborn(老师我对不起你!!!),定位为垂钓者或者是旁观者,为解决待解决事件而出险招,因为被沢田纲吉指责了某一个他很不愿意承认的地方所以有些恼羞成怒(= =),总之这篇里虽然有出场,但感觉在打酱油,也就起了个开始事件和结束事件的作用。

 

暗线的直达者白兰·杰索,白兰大人真是和反派的相适度很高啊,感觉安他上去最合适了。因为比较想写X的主场,所以这次CP就不带白兰大人玩了。

 

关于感情戏的话最多算得上是一个单向,X已经开始注视27,但是对方并没有察觉,或者忽视掉了。

 

尝试写了一下自己的人物分析之类的东西。

 

此篇为其表与其里系列的第二部分,那么,10月10日,第三部分(上),不见不散~

 


评论
热度(6)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