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水底之下的贡多拉[27X/27R][03]

02


 

晚餐结束,沢田纲吉表示因为今天购进太多奇怪的东西,所以对于狂欢节的兴趣下降了不少,所以他们今天的行程就到此结束。

 

Xanxus听着沢田纲吉的鬼扯依旧没任何多余的表示,只是在沢田纲吉看样子像是要拿不下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帮了把手。然后就和前一天晚上一样,他送沢田纲吉到对方的房间门口,然后回了自己房间。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抽了一支烟,随便喝了两口已经凉透了的白水,然后才睡了下去。

第二天他在早上七点的时候准时醒了过来。

 

房间里很冷。

他没开着空调睡的习惯,但昨晚似乎忘记关窗户了。

一掀开被子冷空气就呼呼的冲进了多出的空间里,他愣了两秒然后面色不佳的爬起来关上了窗户。

 

他洗了个澡,扯着干毛巾擦拭头发的时候看了眼时钟——时间有些晚了——8:00AM。他想着要是沢田纲吉按昨天的时间出门应该已经在等着他了——Xanxus自认为自己所接受的良好教养之中并不包括让人久等——他稍稍的加快了一下动作,但整理好着装出门时时间又过去了十五分钟。

 

Xanxus打开自己房间门的时候稍稍为自己今早不佳的状态皱了皱眉,他朝前走了两步抬起手就想朝沢田纲吉的房门敲上去,但他的手还没接触到门板——

 

——他的眼角就捕捉到一个不算熟悉的身影,于是他稍稍的偏过头。

 

沢田纲吉站在走廊的尽头,日出的金色阳光完整的笼罩在他的身上。他穿着依旧是适合旅行的轻便装扮,前一天挂在肩膀上的背包和相机被随意地堆在金红色的地毯之上,耳朵里插着白色的耳机,阳光被他抬起的双手拥抱在怀里,他踏着脚步似乎是跟着独自聆听的音乐在舞蹈——

 

——他的视线与对方交汇了。

 

沢田纲吉在那一瞬笑了起来,秀美的脸庞之上是相当温和的笑容。

就在那一瞬间,Xanxus感觉似乎有什么相当不好但是却有几分熟悉的东西猛地晃进脑海,他愣了一下。

 

“昨晚睡得好吗?”沢田纲吉收回了自己拥向阳光的手,他毫不迟疑的打断了一进一退的舞步,拎起了自己的东西朝Xanxus走来,“我原本想提前给你打个电话,但我突然想起来我似乎没有你的号码。”

 

Xanxus听到沢田纲吉话的时候楞了一下,然后才接上了对方的话头,“我想你除了打电话,似乎还有敲门这一种方法。”

 

“因为我无法判断Xanxus的反应是什么啊。”沢田纲吉背上背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毕竟‘起床气’这种的东西我个人还是不希望过渡到我身上啊。”

 

Xanxus听到这话的时候眨了眨眼,他开了口,说了句毫不相干的话,“...说起来,你的老师怎么没有和你一起。”

 

“因为Reborn说我对狂欢节少见的热情让他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竟然教育出来了这么蠢的弟子,所以他要先去一趟雷焦艾米利亚冷静一下,然后再过来看看我有没有什么长进。”沢田纲吉的腔调很有意思,他尽可能的模仿了Reborn语调之中的嘲讽和平淡,但在自己的不注意的时候却还是混进了一丝本人未察觉到的寂寞。

 

——吵架了。

Xanxus在听到沢田纲吉那话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就判断出了正确的原因。

至于他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那理由还真是有些不值一提——毕竟倘若那个时候他再早走一分钟也就不会见到那副场景了。

 

“你还真是喜欢这些东西。”

 

那时,Xanxus稍稍听一下就听到了那个人如此的对那个坐在台阶上的少年的人物说道。天气还有些燥热,Xanxus那时候不自觉的就感觉嗓子干燥了起来,他想他就这样走出来真是失策,按理说像老头子一样坐在屋子里喝着茶水,和那个号称彭格列铁血狮子的沢田家光唠唠家常也是——算了,那场景太恐怖了。

 

“因为软绵绵的。”沢田纲吉音调很柔软,他歪着头抱起了一只猫咪朝Reborn示好,这时候那只猫喵的叫了一声,沢田纲吉也学一声,“而且Reborn不觉得这样一群的猫的场景很和谐吗?”

 

“你校服上的猫毛也很和谐,黄的白的黑的都有——别一身毛就朝我身上蹭。”

 

“我头发也很软啦!”

 

“你是想说你也到换毛期,所以脱发很厉害吗?真是悲惨,才小小年纪就要遭受脱发的危机了。”

 

“Reborn别曲解我的话啊!”沢田纲吉的音调很活泼——没有阴霾没有灰暗,他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的被保护的好好的人那样——“难道说要我抱着这孩子靠近你,Reborn才会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吗?看猫咪攻击——”

 

Xanxus站在角落看着那个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他皱了皱眉,Reborn伸出手拎起沢田纲吉怀了的猫咪,然后任由对方朝他靠近,把他一身的猫毛蹭到了自己的黑西装上,然后低下头,像是宣告什么一样的,吻上了沢田纲吉的脸颊——

 

——太小气了。

 

Xanxus皱了皱眉,

——他没料到,一分一毫都没料到。

 

就是那个个人风评差到极点,号称换情人比换衣服还快的第一杀手阁下,竟然会像是被沢田纲吉所蛊惑一般,甘愿被套牢、束缚乃至沉沦在这个人的魅力之下。

 

“在练习舞步吗?”

 

沢田纲吉听到这话的时候皱了皱眉,然后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一样脸上带上了像是吃到什么不喜欢的东西一样的表情,“我对摩登舞有些不太拿手,而且一直陪练的舞伴和我默契不怎么高。”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冲着Xanxus眨了眨眼,“Xanxus眼力真好呢,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什么了。像是Reborn就经常说我的舞步哪里像是跳舞,分明就是喝多了的酒鬼踉踉跄跄的步子。”

 

Xanxus听到沢田纲吉话的时候没回答。他有些不愿意从沢田纲吉口中听到关于Reborn的消息,原因无非其他,只是对方话语之中但凡带上Reborn这个名字,那其中冒头的欣喜便让他莫名有些不爽。

 

“不过我从小就有点四肢不协调,突然叫我改过来还真是有些困难呐。”沢田纲吉撅着嘴自言自语般的说着抱怨的话,“啊,不过说起来,如果跳不好被高跟鞋踩到脚趾的时候那个疼啊。”

 

Xanxus听着听着有些忍不住的微笑了一下,而这个时候电梯发出叮的一声,沢田纲吉理了理衣领,然后看向了他,他愣了一下,把笑容收了回去。

 

相比较前一天,今天Xanxus和沢田纲吉出门的时间有些晚,所以就没在早上安排什么计划。Xanxus和沢田纲吉并肩走在威尼斯街道之上,沢田纲吉拿着手中的电子产品在网络上预定着午餐,Xanxus伸出手揪着沢田纲吉的书包带防止对方和游人撞上或者不慎跌落至威尼斯的水道之中。

 

沢田纲吉在亮着白光的电子屏上刷着推荐店面的评价,现场演绎着什么叫做选择困难症。Xanxus看着沢田纲吉皱着眉头没办法抉择的模样刚开始觉得十分有趣,但到最后他像是见不得对方那副样子,从对方手中接过手中的电子仪器看着随便预定了一家店面。

 

但也就是托Xanxus这随便一点的的福,Xanxus十分有幸的见到了沢田纲吉不在状态下的糟糕的认路状态,但最后他们还是很幸运的吃到了午餐。沢田纲吉胃口很好的把看起来不错的都吃了个遍。

 

午餐结束后他带着沢田纲吉继续了前一天未完成的景点参观,那之后Xanxus很是随口的提议了一句要不要去贩售狂欢节周边的店面里逛一逛,然后他就后悔了。

 

怎么说呢?

他没料到沢田纲吉对购买纪念品竟然有如此大的兴趣。

 

他们所选择进入的店面是随机选择的,沢田纲吉从进入店面开始就十分有兴趣的选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Xanxus刚开始站在门口等,但最后还是走了进去看着沢田纲吉挑挑选选。沢田纲吉选东西的速度很慢,同样和他走进来的顾客和他有相同速度的人只有一个。

 

Xanxus随意的看了眼那个站在离沢田纲吉不远处的店面里的另一位顾客。那个人在接触到Xanxus的眼光的下一秒就调转了视线,Xanxus眯了眯眼,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顾客。

 

很普通。

对方像是沢田纲吉那样穿着很普通的旅游装扮,带着副棕色的普通眼睛,胸前像沢田纲吉那样挂着副前盖打开的相机——这个模样?Xanxus感觉有什么念头略过了脑海,但没抓住。

 

不过——

Xanxus看着沢田纲吉愈发过分的往他怀里堆的那一对乱七八糟的东西皱了皱眉,“你会不会选太多了?”

 

“还好啦~因为我很喜欢狂欢节。”沢田纲吉说这话的时候往自己脸上卡了个面具,他系好带子之后又拿起了一个,往Xanxus的脸上卡了起来。Xanxus怀里抱着沢田纲吉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没能躲开。

 

沢田纲吉比Xanxus矮很多,为了方便沢田纲吉给他系好带子,Xanxus稍稍的低了低头,这样一来,沢田纲吉的动作就像是抬起手像是要将他拥入怀抱一样。沢田纲吉自己脸上带着的是一个鲜红色的有着白亮泪珠的小丑面具,Xanxus看着沢田纲吉浅褐色的眼睛和未遮住的翘起的嘴角感觉莫名感到了一种无法忽视的疑惑。

 

这就是表象吗?

所露出的就是真实吗?

还是说,那些被遮住的东西才是最为接近真实的呢?

 

——咔擦。

那声音很小,但却很清晰。

 

Xanxus这两天从沢田纲吉手里的那个相机那里听到了很多次,但很明显这一次那声音并不是从沢田纲吉那里发出来的,那就是——Xanxus转了转视线——

 

“好了。”沢田纲吉系好了带子之后退了一步,“Xanxus和羽毛真的很配啊!这个面具真不错呢。”

 

Xanxus没回答,他朝镜子里看了眼沢田纲吉给他带上了这个面具。面具的材质很不错,而且沢田纲吉挑选的尺寸很合适,Xanxus几乎没感觉到什么不舒服。面具恰好遮住了他脸的二分之一,右眼边有一圈白色的羽毛,最长的那一根尾端被染成了红色,而左眼则是由亮晶晶的材质勾出了眼睛的形状。

 

——的确很适合。

但Xanxus没说出任何赞同的话。

 

于是沢田纲吉就继续说了下去,“我买这个面具给你吧~Xanxus。”

 

Xanxus看了眼沢田纲吉,然后张口,“所以礼尚往来,我买这一堆给你吗?”

 

沢田纲吉听到那句话的时候笑了起来,然后Xanxus就真的帮沢田纲吉付了那一堆东西的钱,刷的老头子的卡。

 

 

也许是由于狂欢节的氛围还未达到最高潮,虽然威尼斯的道路上已经充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而沢田纲吉却还像是未进入节日状态一样表示出他想今天还是先回去休息,明晚再出来逛逛吧!

 

毕竟——

沢田纲吉有后半句的话没说。

 

但Xanxus还是没问。

 

像前一天一样,Xanxus还是帮助沢田纲吉拎着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回到了酒店。他帮沢田纲吉将购买的东西放置在行李旁边,然后打量了一下房间。和之前变化不大,看样子与他不同,沢田纲吉并非是一个对所处环境很挑剔的人。

 

他没在沢田纲吉的房间停留太久,不过在走出房间的时候他给沢田纲吉留了自己的号码。沢田纲吉表现的十分惊讶的将号码记了下来,那之后Xanxus走了出来。

 

在他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前,他看到了推着餐车朝着这边走过来的服务员。出于某些原因,这一楼层的所有房间原因都被用不同登记信息预定了,所以虽然看起来这一整楼有十多个房间,但实际入住的只有他和沢田纲吉两个人,所以不是他预定的客房服务那就是沢田纲吉了。

 

——晚饭没吃饱吗?

 

Xanxus皱了皱眉,但还是没在意,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坐到之前自己所坐的位置,他拎起醒酒器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突然察觉了一样。

 

先抛开沢田纲吉是不是晚饭没吃饱的这个问题不谈。

对这一楼层的客房服务的时间Xanxus又稍稍的计算过,从预订到来敲门的时间最快的时候是5分钟,也就是说在Xanxus走出房间的30秒内,沢田纲吉非常幸运的点到了最快的客房服务——没可能。

 

想到这,Xanxus狠狠的把酒杯砸到了桌子上,然后从枪套抽出自己惯用的手///枪,快步的朝着沢田纲吉所在的房间走过去。但他没踹开门,他从口袋里抽出了沢田纲吉房间的房卡——那是他之前出于对沢田纲吉物品保管能力的质疑而做出的预防措施——走进了房间。

 

然后就看到了十分有趣的一幕,比如说实际看到曾经将他打败的少年被一个女人卡着脖子摁倒在地板上还毫无反击之力的荒谬场景。

那一瞬间,沢田纲吉似乎是想说什么,但Xanxus的反应更快,几乎在那一瞬间他就抬起枪朝着那个身影扣下了扳机。

 

为了避免扫到沢田纲吉,Xanxus十分注意了准度。

打出去的两枚子弹一枚击中的肩膀,一枚直中太阳穴。

 

所以,当沢田纲吉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尸///体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冲进了浴室。

 

——有点过了。

说句实在话,Xanxus严格意义上不太适合从事佣///兵行业,因为他缺少要给目标人物留张完整的脸以便让委托人确认的准则。

 

而且,也许他应该更加细致的确定了沢田纲吉的可承受度在行动的。

——应该只是让这个人失去行动力的。

 

Xanxus松开手掌,一簇明亮的火焰从他手中掉落到地毯上,连同失去生机躯体连同四处喷溅的血迹都在明亮之中被烧了个干干净净。他做完这一切后,站在原地打了个电话调了支之前和他一同到达的威尼斯的巴利安小队来善后,然后他才走进了浴室。

 

沢田纲吉坐在马桶盖子上用毛巾擦着脖颈上混着血迹的水迹,脸上没什么表情,像是在想什么出神一样的视线没有凝聚点。

 

——吓到了吗?

Xanxus有些不是很确定的想,但他没说出口。他抱着手站在门口看着沢田纲吉,时间大概过了几分钟,沢田纲吉才缓缓的抬起头看着Xanxus。他皱了皱眉,周身的气场很不寻常,他看着Xanxus像是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没说。

 

见状,Xanxus开了口,“你想说什么?”

 

沢田纲吉在唇边拉起了一抹微笑,但映衬着苍白的脸色却不是很相配,“很感谢Xanxus你救了我。”

 

“你不说,我其实不应该杀了那个女人吗?”Xanxus从口袋里掏出了根香烟,他原本打算点燃,但最后还是又收了回去。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血腥味,再配上呛人的烟味就有点过分了。而且沢田纲吉似乎不抽烟,那么就没理由让这个人抽二手烟了。

 

“以Xanxus的立场来说,那样做是没有错的。”

 

“即使你不喜欢。”

 

“即使我不喜欢,但正确性是不无法忽视的。”沢田纲吉的音调很平缓,他像是叙述而非讲述,“在那样的情况下,就算Xanxus你没有进来,倘若对方危及我的性命,我也是会出手的。”

 

“听你这话就好像那个时候,你还没事一样。”Xanxus嗤笑了一声,他有些见不惯沢田纲吉这幅令人生厌的态度,但Xanxus的判断也的确是没有错误的。在他进来的时候,沢田纲吉似乎是在和对方交涉一样的在说些什么,但对方似乎误判了他交涉的对象。

 

Xanxus看人很准,正经的家族成员和拿钱办事的佣兵他一眼就看的出来。那种没有效忠对象,只为了钱办事的人Xanxus见得很多。那种人就像是野外的狐狸一样,就算你从陷阱之中把它救出来,它会做的也只是狠狠的咬你一口然后逃走。

 

Xanxus不想见到沢田纲吉被咬那一口,甚至他都没办法忍受在他眼皮子底下有人胆敢对沢田纲吉出手,所以他的选择是在对方受伤之前就拧断那玩意的脖子。

 

Xanxus等了几秒,但沢田纲吉都没有回答。他本想着沢田纲吉怕是要说些什么会令他发笑的话, 但是没有,沢田纲吉沉默了下来。

 

但他们之间的沉默并未很久。

没过多久房间里就传来了其他人的脚步声,带队的人本想和他说些什么,但看见他的脸色又什么都没说。

 

“你今晚去我那边睡。”Xanxus朝沢田纲吉抛下这句话之后,就对到来的巴利安小队发出了把房间恢复原状的命令。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然后沢田纲吉跟着他走了出来。

 

对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如同往常一般的笑着和出现在自己房间的人打了招呼,然后拎了装着衣物的箱子跟着Xanxus走出了房间。Xanxus看着沢田纲吉脸上的表情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想脱口而出的‘满身血还笑得那么灿烂看起来就像是杀///人///狂’这句话收了回去。

 

在入睡前,沢田纲吉继续走进了浴室洗了个澡,Xanxus坐在正对着浴室门的房间椅子上小口的喝着白水——他把所有的酒液都收了起来,以防止酒精麻痹了他的思维——他给沢田纲吉也倒了一杯,在热水变成温水的时候沢田纲吉走了出来,裹着一声很有家庭气息的浅蓝色睡衣。

 

Xanxus抽了抽嘴角,然后看着沢田纲吉坐在他斜对面开始喝水。

 

但这样诡异的氛围并未持续很久,时间很快就到了睡觉的时间点。Xanxus洗漱过后和沢田纲吉一人分了大床的一半,互道了晚安之后就关了灯。

 

Xanxus黑暗之中睁着眼睛楞了一下,然后他闭上了眼,在沢田纲吉均匀的呼吸声之中,睡了过去。

 

 

那一天晚上,Xanxus的睡眠质量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差。为了将睡姿极差的沢田纲吉搂上他的手臂拉开,他在夜里醒过来好几次,到最后他感觉有些不耐烦,便索性放弃纠正沢田纲吉的姿势,牺牲只手任由沢田纲吉搂着。沢田纲吉这个人睡眠质量不知怎么得好得很,任由他摆弄这么几次都没醒过来,所以第二天早上Xanxus睁开眼的下一秒就意识到有一只热度非常的东西缩在被子里压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他靠在枕头上迟疑了两秒,挑了挑眉头,然后毫不客气的掀开了被子。

 

初春的冷空气毫不客气冲进了原本密闭的空间,像是感知到寒冷一样,沢田纲吉缩了缩身子,然后迷迷糊糊的伸手的去拽被子。见状Xanxus没说话,只是拽着被子的一头没让沢田纲吉成功的把被子拽回去。

 

扯了两下没成功的沢田纲吉张口说了两句,他的声音很小,甚至软绵绵的带着撒娇的感觉,“我调了起床闹钟的,在闹钟响起来之前让我再睡一会嘛,Reborn。”

 

Xanxus听完那句话之后楞了一下,他看着抱着被子不松手甚至有几分就要这么睡过去的沢田纲吉几秒钟之后,他挑了挑眉头,“你搞清楚你在和谁说话了么?沢田纲吉。”

 

Xanxus的声音很有特色。

这是迷迷糊糊的沢田纲吉第一反应过来的地方。

然后他发现了第二个比较重要的地方——

 

——Xanxus。

意识到这点的下一秒,他猛地的坐直了身体,前一分钟还迷迷糊糊的神情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但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早,Xanxus。”

沢田纲吉伸手挠了挠自己那头本来就是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然后伸手去够自己昨晚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手机,手机没关机,他看了眼屏幕,没有短信也没有未接来电。他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真糟糕——他在心里想了一句然后看了眼时间,时间还很早。

 

于是他坐在床的另一边看着Xanxus,Xanxus被他这么一看,有些不自在的对他说了句早安,然后就沉默了下来。

 

沢田纲吉抱着腿坐在床的另一边捧着自己的手机看着不知道什么东西,Xanxus瞄了一眼,几乎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他感觉有些没意思的打了个哈欠,然后下床准备洗漱。他想着沢田纲吉应该还需要一会时间,但他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就听见沢田纲吉向他询问了一句。

 

——“说起来,昨天晚上出现的情况,Xanxus的调查有没有什么进展呢?”

 

Xanxus本想回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去调查了,但还是考虑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了一句,“没什么特别的,反正彭格列的仇家多如满天星,有那么一个两个不知好歹想要提前解决彭格列的继承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他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眼沢田纲吉,“难道你在日本的时候没遇到这种情况吗?”

 

“嘛,”沢田纲吉皱了皱眉,“因为保密之类的缘故,所以我很少遇到这种情况。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Xanxus听到对方这话的时候本想询问一句那么你干嘛昨天晚上还吓得脸色发白,但他还是忍住了。他在听完沢田纲吉那句话之后就径直的走进了浴室,热水哗啦啦的流过背脊的时候,他听到外面他的来电铃声响了起来,但声音只响了几秒他就听到沢田纲吉应答的声音,听那副口吻,应该是来自老头子的每日惯例电话。

 

——不过说起来,老头子最近会不会是太闲了。

 

Xanxus在心里抱怨了一句,稍稍加快了一下洗漱的速度。

他走出浴室的时候,沢田纲吉看样子已经等了一会。Xanxus有些意外的看着看着沢田纲吉抱着换洗的衣物再看见的他的下一秒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不自觉的抽了抽嘴角,但还是让开了进入浴室的通道。

 

房间里稍稍有些冷,Xanxus扯着白色衬衫的纽扣一颗颗系上的时候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虽然天气不算糟糕但现在也还是二月份,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之前自己算得上有些恶劣的叫醒人的做法,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Xanxus拿起了空调的遥控器,打开了空调,把温度调至了比较温暖的数值。

 

而这一举措让沢田纲吉在一刻钟之后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的时候,心情似乎愉快了不少。

那时候Xanxus差不多整理好了自己的着装,于是便坐在沙发上等着沢田纲吉。

 

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小时。

在半个小时里,Xanxus看着沢田纲吉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把乱糟糟湿漉漉的头发吹干然后整理服帖,随后又花了几分钟往自己脸上和手上涂防晒霜——二月份你涂个鬼的防晒霜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Xanxus不自觉的在心里腹诽道——最后Xanxus看着沢田纲吉花了十五分钟把前一天购买的各种纪念品非常有技术的塞进了他所携带的那个箱子里。

 

沢田纲吉再给箱子拉好拉链之后站了起来,然后双手叉腰十分有成就感的感叹了一句,“终于搞定了!”

 

——你到底是搞定了个什么鬼啊!

Xanxus听到那句话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终于塞完了吗?”

 

沢田纲吉听到Xanxus有些嘲讽的问话的时候有些尴尬的干咳的两声,“我整理完了,Xanxus。”

 

Xanxus挑了挑眉,没继续十分毒舌的嘲讽沢田纲吉,他在心里打算着今天的行程。由于前两天将旅游必须做的二三事做了个差不多了——参观著名景点,品尝当地小吃,购买纪念品——所以Xanxus有些想不出来今天该给沢田纲吉安排做些什么,好让他过的像前几天一样丰富充实。

 

——该做些什么呢?

 

“总之,我们先去吃早餐吧!”

 

在Xanxus有些疑惑的时候,沢田纲吉张口说出了一个不算特别差的选择,于是Xanxus也没想,招呼沢田纲吉带上自己的东西就出了房间,径直朝酒店的餐厅走了过去。

 

这一顿和之前的差别不是很大。

只不过沢田纲吉多点了两个甜点——还真是像小孩子一样喜欢吃甜的——沢田纲吉点餐的时候询问了一下Xanxus,看着沢田纲吉期待的眼神,Xanxus挑了个糖分不是很重的决定了下来。

 

和之前一样,沢田纲吉的胃口不错,用餐礼仪到位,Xanxus几乎没什么怨言的就和沢田纲吉一起吃完了早餐。但在沢田纲吉兴致勃勃的吃着自己所点的甜点的时候,Xanxus又陷入了之前的思考。他仔仔细细的回顾了之间所观察到的内容,但非常遗憾的是毫无收获。

 

这个时候,Xanxus才突然发现其实他并不是很了解沢田纲吉这个人。

在这一次实际接触之前他对沢田纲吉的了解大概就停留在非常浅层的表面,并且这一层表面的来源也掺杂着不少十分主观的想法和他人言语。在过去的几十个小时里,虽然他为了适应对方做出了不少让步,但那些表现最后都被沢田纲吉某些行动一一抵消了。

 

他不了解沢田纲吉的喜好习惯,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不确定对方行为背后是否有什么意义。他甚至无法像五年前指环争夺战那时一样,用怒火与争斗掩盖自己的真实情绪。

 

但非常遗憾的是,他的感受并非是由于这一次就有的,或许时间还要早一些,大约就是在半年前的那个时候。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他被沢田纲吉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神注视看见的时候,那一瞬间,有一种难以忽视的情绪突的冒上了心头——也许那个时候他就意识到了——只不过那一次他选择了掉头就走,而这一次,他的选择是什么呢?

 

忽视还是注视。

 

Xanxus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沢田纲吉,沢田纲吉也看向了他。沢田纲吉就像那个时候一样,面容清秀,表情温和,几乎不带有攻击与恶意的看向他,只不过嘴边的椰蓉给完美的形象扣了几分——但那不是什么重要的部分。

 

Xanxus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张口开始了自己的话题,但他的声音很轻,他像是自言自语但语调又是明确的询问。

 

——“你很喜欢猫吗?”

 

沢田纲吉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像是不适应话题的如此突变,他考虑了一下才回答道,“应该没有到喜欢的程度,Xanxus。”他停顿了一下,“虽然我偶尔会觉得猫咪之类的很可爱,但是如果要我自己去照顾它们的话,我果然还是没办法坚持下来吧。”

 

“为什么?”

 

“说起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我的喜欢还未达及想要拥有的程度吧。”沢田纲吉说这话的时候笑了一下,“就像Xanxus那个时候看到的那样,虽然我觉得挑自己空闲的时间去喂野猫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但就我自身而言,如果让它们真真切切的进入我的生活的话,我大概就不会那么心生愉悦了吧。”

 

Xanxus听到沢田纲吉回答的时候稍稍吃惊了一下。他有些没料到沢田纲吉会如此直接的表明其实那个时候彼此都看见对方这件事,所以他迟疑了一下,“为什么呢?我还以为你应该是那种很有耐心的人呢。”

 

“必要的耐心我还是有的,Xanxus。”沢田纲吉说这话的时候吃掉了自己盘子里的最后一块苹果派,然后端起装了白水的杯子喝了一口,他将餐具放置盘子中间,然后扯下系在脖领处的餐巾擦了擦唇角,“只不过,也许是因为Reborn很讨厌我对那种没有多大价值的东西付出耐心,所以渐渐的,我也就不那么热心了。”

 

“我想彭格列应该不需要一位对家族所雇用的教育者言听计从的未来首领。”不知道为什么,Xanxus在听到沢田纲吉说出Reborn名字的下一秒就忍不住的用有些嘲讽的音调说了句不那么和谐的话。

 

不出所料,沢田纲吉在听到Xanxus的话之后皱了皱眉,“我——Xanxus——其实——”

 

“不用解释了。”Xanxus打断了沢田纲吉回答的腔调,那一瞬间他莫名感觉有些生气,他有些见不得沢田纲吉用解释的腔调来解释他与Reborn的关系,“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是很感兴趣。”

 

那一瞬间,沢田纲吉突的就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有些轻,但传到人耳朵里时候可以很明显的察觉到笑的人心情愉悦。

 

“你在笑什么?”

 

“Xanxus还真是每次见到我都能挑出我些毛病来呢。”沢田纲吉端起自己的咖啡杯喝了一口,“上次是吐槽我总是看些漫画不看些有内涵的书籍,这次变成了我是不是太听Reborn话的指责了吗?”

 

“我没有指责你。”

 

“安心吧,Reborn这个人可是非常讨厌我对他言听计从呢。”沢田纲吉说这话的时候放下了咖啡杯,他用食指摩擦着杯壁,“而且Xanxus你要知道——其实我算不上特别乖巧的人呢。”

 

Xanxus听着沢田纲吉的话总感觉对方有些话外之意没说出来,所以他接着沢田纲吉的话说了下去,“所以说,你是想说在那一次之后,你终于把你书柜里的那些没拆封就快要落满灰尘的书翻出来看完了吗?”

 

“哈哈——”沢田纲吉干笑了两声,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不是很愉快的事情一样语调有些阴沉的继续说了下去,“我把日语和意大利语的看完了,其他语种的就先缓缓吧。”

 

“哦——”Xanxus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其他的。

 

这个时候沢田纲吉笑眯眯的看着Xanxus吐出了一句他没料到的话,“不过Xanxus对书的品味很不错呢,那些东西确实比漫画有意思多了。”

 

Xanxus看着沢田纲吉冲他笑了笑,然后抬起继续喝着自己的咖啡,然后他才反应过来沢田纲吉说了什么。

 

实际上在Xanxus的认知当中,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书的人。

只不过因为在之前的某些时间段里,他不得不用书籍来填充空余时间。那些日子他读了很多,久而久之总有那么一两本十分对他胃口的值得收藏的书本,时间一长,个位数的数字便累积了起来,而那些东西也成为了除酒精之外的少数的能用以消磨时光的东西。

 

五年前的指环争夺战结束之后,他在彭格列名下的医院清醒过来的时候,老头子就坐在他身边,手里便翻着本有些年月的书籍。九代目见他醒过来便合起了书本,金属书签的尾端留在了书页边缘,然后开了口。

 

老头子对他说,“沢田纲吉的确是个好孩子。”

 

Xanxus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看着病房里洁白的天花板和滴滴滴的仪器亮灯,但老头子却像是丝毫在意一样说了下去。

 

他说,其实他也没料到就短短一年沢田纲吉就能有如此大的进步,虽然在某些方面人有些欠缺,但已经做的相当不错了。

他说,其实Xanxus和那孩子一打照面的时候对某些结果就应该清楚了不是吗?不过这件事是由Xanxus来动手也算的上是你身为彭格列成员的贡献了。

 

那一个下午,Xanxus简直觉得老头子把这辈子要对他说的话都说完了,他原本想着那之后他们之间就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无论是生是死,他估计都得从巴利安首领的位置上被人撬下去了。

 

但是没有。

 

九代目对于这次指环争夺张的处理相较之摇篮事件的处理区别很大,就像是为了什么做铺垫一样维持了一贯的平衡。

 

而就在那一年之后,Xanxus便明白的那是为了什么。

因为沢田纲吉开始正式接触彭格列的基本事务了。

 

出于某些原因,虽然这几年沢田纲吉往巴勒莫跑得很勤,但Xanxus始终都没有和打上照面,甚至说起来连基本的交集都没有,而在半年前那次算不得十分愉快的见面之前,唯一的一次大概就是两年前他按着自己书架上的书单预定的全套的原版书籍,在沢田纲吉生日前夕给对方寄到了日本。

 

但他那时候估计沢田纲吉大概是一本都不会看的——由于某些原因,Xanxus对于沢田纲吉的学校成绩有一点了解,初步估计一下,对方应该对文字类的东西很不感兴趣——但是,就在紧接着那之后圣诞节的时候,他收到了一盒包装简陋但是内容丰富的日式点心礼盒。他对点心兴趣不大,随便捏了个团子尝了下就整盒放在了一边,而当他再次想起来的时候那些东西都已经坏掉了,他准备连同那盒子一起丢掉的时候才发现那盒子里附加的一张卡片。

 

卡片朴实无华,正面是简笔勾勒的拴在岸边的小舟,而背面则用难看的字母写着一句话——

 

——Grazie per il dono(谢谢你的礼物).

 

也就是那一次,Xanxus突然意识到,也许沢田纲吉这个人其实与他所展现出来表象并不是那样的十分吻合。

 

 

早餐结束之后,沢田纲吉提出再出去逛逛的提议,这和Xanxus设想的差不多,所以他没多想就同意了。而这一逛,Xanxus才发现网络科技对旅游业的巨大影响和对吃货的关注点不要抱太大希望的真实含义。

 

怎么说呢?

Xanxus本来对于沢田纲吉的饮食习惯其实不抱太大希望——虽然中途有过一次改善,但很快就转变了——而这一看,则更加发现这人没救的程度更大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某个人在五分钟前啃下去一个现场烤制的披萨之后立马把眼光转向了贩售冰激凌的小店——这么吃下去不拉肚子也得撑死,Xanxus在相当理智的思索了之后——“你早餐没吃饱吗?”

 

沢田纲吉听到这话的时候把注意力稍稍的集中在Xanxus脸上几秒,之后继续低头集中在自己手中的电子仪器之上,“因为我感觉不把所有美食吃一遍总感觉这次白来了呢。”

 

——看起来是不把自己撑死就不肯走的类型呢。

Xanxus斜着眼思索着对方话语之中的深意,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沢田纲吉嘴里的关于合理饮食的说法,终于确定了那不是什么和健康管理相关的内容,大概是为了和暴饮暴食这种坏习惯抗争的最后有效手段吧!

 

想到这,Xanxus硬扯着沢田纲吉手朝着看起来只能看不能吃的地方走了过去。出乎意料的,沢田纲吉并没有为Xanxus阻断他进食的行为表现出什么不悦,相反他像是感觉很有意思一样跟着Xanxus所行走的路线走了过去。

 

这一天之中,除了正常的饭点时间之外,Xanxus阻止了沢田纲吉有关食物的所有要求,每当Xanxus有所动作的时候沢田纲吉都会以不同的情绪对待,据Xanxus观察,似乎沢田纲吉对于被禁止点过多的甜点的怨念要大一些。

 

就这样,Xanxus为沢田纲吉跌宕起伏的情绪变化感到十分佩服,所以直到他像前几天那样,连同对方所购买的纪念品一起把对方塞回自己的房间之后,他才突然察觉到今天沢田纲吉的表现的最为异常的地方——好像,今天沢田纲吉都没怎么照相留念呢——

 

Xanxus愣了一下——不对,应该不是说沢田纲吉都没怎么拿着相机留念,而是都没怎么像掩盖在寻找什么一样拼命的拍照呢?

 

想到这,Xanxus看了眼今早沢田纲吉没拿回自己房间的装满了纪念品的行李箱——他记得这只箱子是他见到沢田纲吉的时候对方随身携带的,他帮忙拎了一会,并且在之后闲扯的时候还得知那箱子里面的东西是被命名为沢田纲吉家庭作业的东西,也就是说,这只箱子最开始是满的。

 

沢田纲吉随身携带的东西不多,也就是这只箱子和一个装了些日用品的背包,但是今天早上——

 

——这只箱子空了,所以沢田纲吉理所当然用它来装那些莫名其妙的纪念品,不,应该说昨晚在沢田纲吉随便收拾了一下换洗衣物的时候这只箱子就是空的了。

 

那时候Xanxus被沢田纲吉过分苍白的脸色吸引了注意力,他想着沢田纲吉幸好只是晕针而不是晕血,否则这件事还真是要麻烦很多呢,所以他没有注意到这个显而易见的疑点。

 

而如果仔细思索一下的话,其实沢田纲吉异常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比如说前两天对方被他随意的扔在了不熟悉的街道的时候选择的并不是相对缓和的跟着Xanxus走一段这种方法,相反的,就像是为了昭示什么一样找了相当明显的地方走了过去;再比如说那之后遇上Reborn时,对方那种模糊不清的态度和沢田纲吉话里带话的话语——疑点太多了——

 

——但如果以另一种视角来看,其实这也是说得通的。

如果抛开令人疑惑的表象,从最合理的原因来思考。

 

清空装满东西的箱子一般来说有两种原因,一是这箱子里的东西不需要了,所以清空——根据Xanxus的观察这是不可能的。虽然其他人可能不太清楚,但是按照这几年Xanxus察觉的情况来看,恐怕沢田纲吉早就开始接手彭格列的日常事务,而对方口中的家庭作业十有八九都是沢田纲吉本人的个人记录和计划提案,也就是说,那箱子之前装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不需要的东西——那么就是第二种原因了,也就是将还需要的东西放在了其他地方,而空出来的箱子就具备了它本来的原始功能——这也就能解释沢田纲吉用这个箱子来装那些乱起八糟东西了,同样如果以这样的想法来思考的话——昨天晚上,沢田纲吉轻毫无防备的将自己没有叫过的客房服务人员放进自己房间的原因也可以解释了。

 

这家酒店——虽然Xanxus不愿意承认,但是的确是九代目当时明确要求过要Xanxus入住的地方,而在这之前,Xanxus才从九代目口中得知沢田纲吉的继承礼就在这之后的8月份左右——实际上是彭格列名下的产业,而身为彭格列家族未来主人的沢田纲吉想要在这里瞒着Xanxus做些什么是可以的。

 

假设,沢田纲吉在到达到达这家酒店的第一天晚上就用‘客房服务’这种名头清空了那只箱子,那么在两天之后被自己所不知道的酒店服务人员敲开房门的概率也就上升了很多,毕竟就算是在意大利本土,虎视眈眈盯着彭格列家族的人也还是不少,再加上那些东西的重要性,沢田纲吉想再三确认也是可以理解的。

 

顺着这个逻辑来考虑的话,其他奇怪的地方也可以理解了。

比如说,Reborn和沢田纲吉两个人异样的态度,抛开两人吵架的原因不谈,名义上Reborn都是沢田纲吉的老师兼保镖,也就是说两个人就算吵的天翻地覆,Reborn都还是得按照合约办事——这一点也解释为什么在沢田纲吉会对Reborn的行踪有错误的认知——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一种极其特殊情况了。

 

关键就在于这个极其特殊的情况是什么?

 

想到这,刚刚理清楚的思绪又堵塞了起来。

Xanxus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对了,今早的电话——想到这,Xanxus点开通话记录看了眼今早的来电,通话时间是5分钟。

 

早上老头子的例行电话是由沢田纲吉帮忙代接的,之后九代目没有再打来,而沢田纲吉也没有转述什么内容,排除九代目讲的全是废话,如果这通电话在Xanxus不晓得的时候起了什么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像‘现在的情况已经可以行动了’这样类似的指令——那么,沢田纲吉没有转述也是可以理解,毕竟在沢田纲吉接起电话的时候,九代目所想要交谈的人就已经改变了。

 

那么,沢田纲吉最开初的目的——虽然沢田纲吉最开始就说了他的目的是狂欢节,但Xanxus还是有些不想确信——不过其实说起来,沢田纲吉从一开始也许就没有说谎——在有关狂欢节的传说之中,倘若以威尼斯战胜附近的阿奎莱亚封建城邦国,称霸一方来讲的话,其实狂欢节是为了庆祝战争胜利而举行的庆典。

 

从这个角度来讲吗,沢田纲吉口中的对狂欢节的兴趣换句话来说,其实可以理解为对战争的兴趣。那么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也可以做出这样的一种假设,在Xanxus所不知道的时候,有人对彭格列家族发出了某一种具备影响但是还在可控范围内的宣战预告——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沢田纲吉会独自一个人来到威尼斯,而不是家族的其他事务官——而沢田纲吉现在的任务就是回应这份宣战预告或者是将潜在风险掐死在摇篮里。

 

考虑到这一点的时候,Xanxus突然想起了早上与沢田纲吉的一番对话,沢田纲吉对于暗杀之类的事务处理方式与他不同,这虽然让他有些看不惯但是没讲出来,而沢田纲吉对他说过,因为保密之类的缘故,所以他很少遇到这种情况。

 

结合沢田纲吉的这句话,那么这个所谓的宣战预告很有可能就是——有关沢田纲吉的个人信息的泄露。

 

为了保证沢田纲吉能够平安的活到继承礼,彭格列家族对于沢田纲吉本人的信息向来都是采取严格保密的方式——虽然Xanxus觉得那根本就是瞎操心,根据Xanxus与沢田纲吉交手的经历来看,除非是绝世高手,否则可能根本伤不了沢田纲吉一分一毫——那么,如果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在彭格列家族不知晓的情况下沢田纲吉个人资料泄露并且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而根据调查这件事是某人操纵的话,那么这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真是疯了。”

想到这个地步的时候,Xanxus暗自骂了一句。

 

——在沢田纲吉本人来到威尼斯的目的是为了解决这件事的假设成立的基础之上,所有的疑点就都可以得到解释了。

 

那么关键就在于这个某人到底是谁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大概也就是沢田纲吉这几天拿着相机拼命拍照的三流记者举动的原因了。

 

这一季正是旅游旺季,如果是跟踪沢田纲吉的话,那么无论是路线还是视线都应该是集中于沢田纲吉的行动之上,那么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连续两天的话的确也足矣筛选出那个人是谁了。

 

——果然关键还是在照片吗?

 

想到这,Xanxus突然想起前一天在那家小店里和沢田纲吉用相同缓慢的速度挑选物品的那个人——那个时候他的确听到了一声相机照相的声音——从这个角度上来说,Xanxus稍稍有些理解现在事情发展的脉络了。

 

如果这次的目标是沢田纲吉本人的话,的确以沢田纲吉为诱饵是可以很快解决的。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如果沢田纲吉只是孤身一人的话,那么鱼儿上钩可能性是很高的。

毕竟有关沢田纲吉的消息描述很少,除了少部分人,沢田纲吉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外人是根本不知道的。但是如果出现了Xanxus的话,那么情况就不同了。

 

这就好比在诱人的诱饵旁边游着一只鲨鱼,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会轻易的往上冲。

——也就是说,沢田纲吉今天的表现一是因为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二就是因为Xanxus的缘故,所以今天可能是解决这件事的最后时机了。

 

也就是说,这件事超出计划的变数其实是Xanxus本人。

与其说沢田纲吉是个任意妄为的死小鬼,倒不如说正是Xanxus的出场导致了局势的变化。

 

想到这Xanxus有些生气,毕竟沢田纲吉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给他安了这个大个黑锅,他想通的时候还真是有些生气。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件事情上Xanxus的处理方式的确有些不妥,毕竟从最开始,由九代目交代给他的任务他可能就理解错了,也就是说,其实这件事其实是应该由他来解决的。

 

毕竟,他才是彭格列暗杀部队巴利安的首领,是在光亮之下的阴影部分。

这些年来,巴利安有关定位的方面做的非常好,它就是彭格列的一把刀,遵从上头的指示行动——虽然Xanxus本人从最开始就不受这个要求限制,但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Xanxus的确因为带了个人情感而导致事态朝着不太好的地方发展了过去——而这一次也应该是这样的。


—TBC—

闲言:在原先写作的基础上,调整了一些内容,想要更加清晰的贴近主题,不知道效果如何呢?值得一提的是,十代目在这个部分之中大概被指代为冷风,而Xan君其实是阳光来着。



评论
热度(9)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