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王座之上的疯子们[27X/27R][01]

※CP:27X/27R。

※属于系列其表与其里之中的第三部分Part C),共三部分。

※备注:是有关永远按照自己步调行动的男人们的故事;本来准备上中下来着,但那样篇幅太大了,于是还是1-4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早上唤醒他的东西变成了咖啡的香气。

 

飘散热气的水流在浸泡过经受碾压的碎屑后滴落至玻璃器皿的声音十分悦耳,随之传来的足矣唤醒精神力的芳香也十分诱人,但最为重要的是,这一切就像是一个讯号一般,象征着绝对能将他从梦境之中唤醒的‘现实’再度回到了他的身边。

 

“.....要给你多加一块糖吗?”

 

虽然精神力早已随着香气的飘散得以清醒,但有些疲倦的肢体却还在对醒来这件事表达着最后一丝不满。不过好在在他与睡意进行着最艰难的斗争时,有人毫无迟疑的朝他伸出了援手。

 

“不用,请给我黑咖啡。”

 

他的声音维持着沉闷的还未清醒过来的音调,但眼睛却已经睁开并且恢复了以往的清明。虽然他有着立马爬起来念头,但最后还是像留恋一般的,又在被子里挣扎了一番才坐了起来。

 

意识尚未全部恢复至最佳状态,但也依旧够用了。在最后了一丝模糊尚未退却之前,像是已经演练无数次的那样,他抬起头,看向了坐在房间单人沙发上正在品尝杯中液体的男人。

 

虽然那也依旧是早已看过无数次的场面,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感叹了起来——啊,要是每天早上起床都能看到这样的景致,他大概也就不会如此沉溺于睡眠之中了吧。

 

“你还在磨蹭什么?咖啡要冷掉了哦。”

 

然而,不知道是否知晓他内心想法的男人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感叹,用着一贯的语调对他下达了最后的指令。于是——几乎是习惯性的——他刷的掀开了还附有他体温的被子,毫不迟疑的赤脚踏上了地毯,走到了那个男人身边。

 

在坐下的下一秒,他便利索的抬起杯子喝了很大的一口,香气与苦涩均被他毫不客气的吞下了肚子,随后,他终于全然的清醒了过来。

 

他抬头看向了坐在他手边的男人,眨了眨眼,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却被对方抢先了。

 

“我不是说过别穿着前一天衣服睡在我床上吗?你不是死皮赖脸的往这边放了自己的睡衣,难不成你现在的记忆力已经差到连自己这样的羞耻记忆都记不住了吗,纲?”

 

他——沢田纲吉——在听到这样的嘲讽的时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虽然他对这个男人的个性早就是十分熟知,但兴许是由于才刚刚睡醒的缘故,他感觉自己还是受到某种程度的心理伤害,“先别忙着吐槽我啊,Reborn——明明是你昨晚把我叫过来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结果你自己不知道去哪了,电话也打不通,让我白白在这里等了一晚上才对吧。”

 

“是借地方给你睡了一晚上吧。”

 

“那还真是多谢了啊——不要岔开话题。”沢田纲吉像是往常一样的抱怨了两句,然后往自己剩下的半杯咖啡里丢了一块糖进去,在捏起勺子搅拌的时候缓缓的开了口,“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你最近很少会一整晚不回房间里睡觉了。”

 

听到那样的询问的时候,Reborn稍稍压抑一下想要逗弄面前这个人的心思,仔细思索过后才给出了答复,“因为你不是不能喝酒嘛——”

 

“因为我酒量很差嘛——”

 

“所以我只是出去找人喝了一杯而已。”

 

“啊,是嘛——”沢田纲吉听到那话的时候一时没反应过来Reborn指的是什么,只是自顾自的把手里的半杯咖啡往嘴里灌了进去,然后在放下杯子的时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于是理所当然的,他被Reborn话语之中所隐含的意义吓了一下,然后把嘴里的咖啡全部喷了出来。

 

 

空气之中依旧有酒精的味道。

 

虽然他一贯自认为自己的酒量相当不错,但也没想到在和那一位一起喝酒的时候自己会是被灌趴倒的那一个。

 

“.....真是太糟糕了。”在意识到那样令人不悦的事情确确实实的发生了的时候,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抱怨。

 

而非常不凑巧的是,就在他将感官全然沉浸在自己周身的还未散去的酒精气息之中的时候,有一个在这个糟糕时刻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却毫不客气的走进了他所处的这个房间。

 

对方的脚步不算重,徐徐缓缓,不急不躁,虽然手杖底部的金属器物在接触到地毯时会发出某些不太悦耳的声响,但好在那还在他所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他没有着急起身——通过消化系统进入身体内的酒精依旧还在侵蚀他的神经系统,那稍微延缓了他的行动力,但更为重要的时,在大部分时候在面对着那个人的时候,他总是不会不自觉的展现出这样的近乎是在抗议的表现——但好在那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某件事情,于是在对方踏着规整的步子走到自己身边之前,他还是撑着沙发的扶手站了起来。

 

在装修风格以奢侈与复古为主基调的房间里,他站直身体后转过身朝向了朝他走过来的人,然后在对方一如既往的目光之中,他缓缓低下了头,“早安,父亲。”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像是报告总结一般的将所该说的话语一句不拉的全然吐出,“许久未见,我已经结束了之前的游历,返回我们的故乡了。”

 

“不得不说,在这样的早晨见到你真是一件令我感到高兴的事情,Xanxus。”那个人——九代目提蒙帝欧——在听到Xanxus说出话语的时候并未展现出过多的意外,毕竟在对方还在留恋于远离彭格列家族以求得平稳的时候,早些年他与某人合力挑选出的下一任首领继承人就已经按照预定回到了这里了,虽然他的确有希望听到些许有关他的儿子的消息,但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与之前的离别相比,这一次的Xanxus表现越发贴近于他曾经的期望了,“虽然看起来你似乎还没有从前一晚的娱乐活动之中完全清醒过来,要再休息一下?”

 

九代目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在Xanxus的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见状,Xanxus也很利索的朝着原先的位置坐了下去。

 

Xanxus没再继续说话,于是提蒙帝欧继续开口了,“要吃早餐吗?”

 

“没胃口。”

 

“那喝一点适合解酒的浓汤吧。”

 

“不用管我,再过一会就好了。”

 

虽然明白这边是这个男人的本来秉性,但在许久过后再度见识到这样表现的提蒙帝欧还是忍不住笑了笑——见状,Xanxus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说起来,纲吉那孩子在从威尼斯返回西西里之后和我说了几件很有趣的事情呢,Xanxus。”

 

“最有趣的事情已经全部写在了我所提交的事件报告之中了,与其听那个小子添油加醋的说些玩笑话,不如在那之前,让他的老师好好教会如何清晰简洁发出任务指令吧。”说到着,Xanxus忍不住挑了挑眉——虽然现在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星期,虽然他明白站在他的立场之上是不应该如此小心眼的,但每当回想起那件事情的时候,他都忍不住的十分火大——“还是说,那一部分已经被排除在外了。”

 

“嘛,纲吉那孩子做有些事情总会有些自己的想法,我想在现在这个时刻,无论是我,还是Reborn都不应该太过多的干涉他了。”

 

听到那句话的时候,Xanxus收回了自己瞪向对方的视线,然后利索的站起身来,他没有道别,只是迈开脚步准备出门找一个空房间,好好睡上一觉,而就在那个时候,还坐在沙发上的提蒙帝欧却继续开口了,“有关巴里安的事项,就暂时交由斯库瓦罗全权处理吧,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Xanxus就等到那孩子的继承礼结束之后再离开吧。”

 

“无论你们准备做什么,我的态度都不会改变。”

 

听到Xanxus那话的时候,提蒙帝欧没有展现出任何的不悦,只是一如往常的平淡的开了口,“那就太好了,Xanxus。”

 

听到那话,Xanxus一如既往的没有回答,只是用沉默做出了默认的答复。

 

 

对于沢田纲吉而言,每一天的开端除了克服睡眠不足带来的困倦之外,就是在那之后的早餐时间了。

 

虽然那并非是由白纸黑字写下的条约,或是严肃认真的口头约定,但在这样的时刻,他还是按照自己的老师曾私下暗示他的内容,在那个时刻来临之前的日子里,都在规定的时间里按时来到餐厅,与九代目共进早餐。

 

他从未缺席,九代目也从未迟到。

 

——但让人在意的事情却在今天早上发生了。

 

在他被Reborn话语之中隐含的内容吓了一跳而把嘴里的咖啡全部喷出来之后,Reborn很贴心得把自己剩下的半杯咖啡递给了他,为了避免先前的失误再度发生,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放,接过杯子之后便把剩下的液体一饮而尽了。不过在那之后,Reborn也没再说什么奇怪的话语捉弄他,于是他便按照计划走进浴室洗了个澡,然而在他洗漱完毕之后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Reborn已经脱掉外套换上睡衣——沢田纲吉准备的,是与自己那套配套的另一种颜色——躺在双人床的另一边睡着了。

 

这时候沢田纲吉才十分迟缓的闻到了对方身上传来的细微酒气。但是这并非是由于沢田纲吉嗅觉太过迟钝的关系导致的,很明显,从Reborn会直接换衣服爬上床睡觉这个表现来看——

 

——已经在其他地方洗过澡了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沢田纲吉扯下了覆盖在自己脑袋上的毛巾。他四处打量了一下,不出意外的在房间角落的树型衣架上看到了挂着的一套干净西服。

 

那尺寸与他刚好符合,样式也似曾相识——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沢田纲吉抢占了Reborn的床铺大睡特睡的时候,Reborn也顺带抢占了他的浴室洗了个澡,并且从他乱七八糟堆放的行李箱里给他带了一套西服过了过来。

 

思考到这样的事实的时候,他忍不住在嘴角边挂起了一抹微笑。

他放轻脚步走过去将衣服套上了还带有水汽的身体,这期间Reborn像是睡得很熟一般的没发出任何其他声响——当然了,在收到如此清晰的‘搞定了给我闭嘴快出去’信号,就算是沢田纲吉也没发出多余的问题,他在换好衣服之后稍微整理一下随身携带的东西,就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打开了门锁,只是在走出去之前他轻缓的开了口,“不吃早餐的话,喝点醒酒汤怎么样呢?”

 

听到那话的时候,正在睡着的男人没说话,只像是睡迷糊一般的,发出了一声疑似肯定的轻哼。而得到那个信号之后,沢田纲吉便利索的走了出去。

 

说实在的,今天早上他起的有些晚,倘若没有Reborn帮他衣服带过来的话,今天早上的早餐他肯定是会迟到的。

 

但出乎意料的,就在他像是踩踏着铃声走进教室的学生一样踩着平日的时间点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往日早就坐在餐桌主位那里看早报或是事件报告的九代目却没有出现。

 

他有些怀疑自己跑错了地方,于是退后一步抬头看了一眼房间的牌子——没错,无论是那龙飞凤舞的字体还是样式夸张的门牌设计都没有错——于是他昂首挺胸的朝着空无一人的餐厅里走了进去。他在自己常坐的位置上坐下,然后等了起来。

 

而这一等,大概就等了十五分钟。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的七点四十五分,以往的早餐开始时间则是十五分钟前的七点半。

 

虽然早早灌下不少咖啡的他并不是很饿,但在有些漫长的等待之中,他也不禁思考起了某些奇怪的内容——比如说,连那个千杯不倒的Reborn都能喝到沾床就睡的程度,想必与他喝酒的另一个人肯定是被放倒了,那么退一步讲,不,应该说退一万步讲,九代目的确是爱心突起的想要好好关心一下自己许久未见的儿子并且对方也愿意被他关心好了,但按照以往的惯例,对方也不应该如此轻待于他这个马上就要继承家族的继承人呀,难不成是——

 

而就在他的想象力无限蔓延,并且朝向不太对的时候,餐厅的门却突然打开了。沢田纲吉本以为是九代目,但站在门口的人却是超出他预料的一位人物。

 

——啊,这人现在不是应该像软体动物一样的摊在某个房间里休息吗?

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怀疑是自己看错了,但当他集中精力看向对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确没有看错。而就像是被他如此失礼的行为惹怒了一般,那个人——Xanxus——踏着规整的步子也走进了餐厅,他在沢田纲吉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才开了口,“老,嗯,九代目临时有事,所以来不了了,他让我顺道过来告诉你一声。”

 

“啊,是吗。”

 

面对如此的变动,沢田纲吉愣了愣,然后才像找回了自己神智一般的恢复了以往的冷静,他想既然如此,那么他还是独自一人赶紧把早餐吃完然后继续前一天的工作比较好,而就在他准备抬手按下桌子上的按铃的时候,Xanxus却提前一步伸了手。

 

“Xanxus要和我一起吃早餐吗?”见状,沢田纲吉冲着对方拉起了一抹缓和气氛的微笑。

 

“不行吗?”Xanxus却依旧冷着脸。

 

“怎么会呢。”

——小心眼。

 

一来一往,沢田纲吉无意再进行对话,于是两人便都闭上嘴安静等待着早餐上桌。

 

与以往相同,早餐的配置十分简单,面包、煎蛋、蔬菜沙拉和满满的一杯橙汁——无论数量还是类型都是按照沢田纲吉的口味配置的,以往九代目与沢田纲吉吃的几乎都是相同的食物,但今早一同进餐的人变了,沢田纲吉便不免有些担心,于是在展开餐巾之前,他抬头看了一眼对方。Xanxus脸上的表情很淡,没展现出任何的不悦或是不满,只是十分流畅的展开餐巾,然后拿起了刀叉。

 

于是在这样近乎静默的环境之中,两人便很同步的开始吃东西了。沢田纲吉的胃口一如既往的不错,餐盘上的食物都被他全然吃了下去,而在他解决剩下的半碗沙拉和橙汁的时候,Xanxus却突然开了口,“前一晚睡的不好吗?”

 

“啊——”沢田纲吉拿叉子的手抖了一下,上面没戳稳的一块花椰菜刷的掉回了碗里,“倒也不是没睡好,只是昨天晚上临时有点事情需要处理罢了。”

 

听到那句话的时候Xanxus放下了手里的叉子——前一晚喝的太多,再加上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他现在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十分糟糕——餐盘里的东西他只吃下去了三分之一左右,于是他便端起了玻璃杯喝了一口橙汁。甜度适当的饮品稍稍缓和了一下他的焦躁,于是他抬起头看了眼沢田纲吉,对方已经恢复到记忆之中的进餐速度开始往嘴里塞东西了。

 

当然了,就算Xanxus用上了塞这样的字眼,但沢田纲吉的吃相整体上还是相当优雅,甚至可以说是赏心悦目。但他现在却不是很有兴趣欣赏这样的场景——还未完全消下去的醉意又开始缓缓上浮——“要喝一点醒酒汤吗?”

 

Xanxus看着已经顺利解决完沙拉正在往嘴里灌最后一口橙汁的沢田纲吉挑了挑了眉,然后出乎意料的,他点了点头。

 

得到这个指令的时候,沢田纲吉便利索抬手按了按铃,没过多久,身着白色制服的女仆便端着醒酒汤走了进来。

 

“这个可有效了,我上次喝了之后立马就清醒过来了。”

 

女仆小姐在沢田纲吉热切的推销语之中将杯子放在了Xanxus的手边,然后便动作轻巧的走出了餐厅。

 

那之后Xanxus才端起了杯子,沢田纲吉在言简意赅的介绍了这玩意有多难喝之后就一直用十分热切的眼光盯着他,见状他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才喝了一口。出乎意料的是醒酒汤的味道并没有他所料想的那样难喝,相反,不知道配方如何的东西竟出乎意料的味道很不错。

 

于是他又喝了一口,见状,沢田纲吉便默默的笑了起来。

在Xanxus坐在原先的位置上慢慢的吞咽着液体的时候,沢田纲吉则干脆利落的扯掉了餐巾,但他却没急着离开,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Xanxus。

 

Xanxus将杯子里的醒酒汤全部喝掉之后才扯下餐巾顺带擦了擦嘴角,“我吃饱了。”

 

听到那话的时候沢田纲吉稍微看眼Xanxus没吃完的食物——看来前一天被Reborn灌的不少啊!——他一边这样没多少同情心的想着,一边也跟着对方的音调开了口,“我吃饱了。”

 

说完那句话之后沢田纲吉便利索的站起了身,准备离开餐厅按照计划继续前一天的任务,但在那个时候,Xanxus却突然对他开了口,“你就没有什么话是想对我说的吗?”

 

沢田纲吉眨了眨眼——这是在问些什么呢?——他不清楚Xanxus具体是在问什么样的内容,于是便没有回答。而看Xanxus的表现也像是不太期望他的回答,他自顾自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便撑着桌子站了起来,随后也没等沢田纲吉回答,只是迈开步子赶在沢田纲吉离开之前抢先一步离开了。

 

 

在那之后,不晓得是不是沢田纲吉推荐的醒酒汤效果太过明显,亦或是他在不知不觉之中被沢田纲吉气的不轻,Xanxus感觉自己虽然没耗费多少时间在休息上,但精神却好了很多。

 

总部的值班女仆尽职的将他领至前一天打扫干净的客房,在将他随身携带的一些东西按照他的习惯安置好之后便转身离开了。于是他洗了个热水澡,躺在熨烫的笔直的床铺之上睡了几个小时,然后像是被什么奇妙的东西唤醒了一般,奇迹的在距离午餐还可有一个小时的时候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周身除却还在四处飘散的酒精气息之外便是床单上的熏香味,不知道为什么那味道莫名令他感到有些熟悉,就像是在哪里闻到过一样。

 

既然已经醒过来了就没必要在继续躺下去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Xanxus便利索得从床上爬了起来。宿醉的迷糊感消散了不少,再加上早餐也只随便吃了点,在这样的时候他竟莫名得感觉有些饿。

 

起床,洗漱,穿好衣服之后,时间大约过去了十五分钟。虽然他并非与任何人有任何的约定,但他还是稍微回想了一下记忆之中的古堡地图,然后找出了一条前往目的地的路线。

 

他将放置在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开机后放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然后拿起放置在桌子上的铜质钥匙走出了房间。

 

在他的记忆之中,他曾耗费了很多的时间来细细记忆古堡的各项路线以及那些充斥着尘埃与岁月的大大小小的房间的具体用途,由为可惜的是,虽然他花费了那么多时间与精力,但这些东西终究与他关系不大,除了像现在这样可以不用任何人带路依旧能够找到目的地之外,那段岁月并没有任何多余的附加价值。

 

他到达餐厅的时间是上午的十一点半,在走进去之前,他少见的敲了敲门,然后才轻缓的推开了餐厅的门。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早上还空置着的餐桌主位上已经坐上了一个人了。

 

在他走进去的下一秒,对方便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合起了手上打开的文件夹放在了手边,“休息的好吗,Xanxus?”

 

“和平时什么区别。”Xanxus面无表情的走到桌子边,然后在扯开了早上的那把椅子一屁股上去。

 

像是早有预料,餐桌上的餐具一共放置了三套,除了惯例的会在一起用餐的两人之外,提蒙帝欧也似乎预料到了Xanxus的到来。

 

Xanxus刚坐下,提蒙帝欧便十分热切的抬起水壶为他倒了一杯白水。于是他也顺带白了对方一眼,然后端起来喝了一口。冷水灌进胃里的感觉让他稍微冷静了一点,于是他看向了对方手边的文件夹——如果他的记忆没有错的话,那似乎是他之前提交的事件报告。

 

注意到他的视线,提蒙帝欧笑了笑,然后才开口,“纲吉之前说Xanxus的事件报告写的很完美,我刚才看了看果然如此。”

 

“......那就麻烦转告那小子,与其有这个泛泛夸奖其他人的时间,不如自己在这些方面上多努点力比较好。”

 

提蒙帝欧听到Xanxus的话后便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反正Xanxus这段时间也一直会呆在总部,不如趁这个机会多和纲吉那孩子多相处相处如何,就像之前那样——纲吉那孩子从威尼斯回来之后时不时总会和我谈起你呢。”

 

——那只是因为他不会聊天只会强行拉近关系而已。

Xanxus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所以说,他都说——”①

 

Xanxus没说完,餐厅的门就被刷的打开了。充满活力的某人带着有些粗鲁的气息在一瞬刷的搅乱了原先房间里的宁静。

 

Xanxus和提蒙帝欧不约而同的一起看向了门口,然而接受注目礼的某人却显得相当平静。虽然说看对方的表情,似乎在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的时候,他似乎很想退出去再来一遍。

 

沢田纲吉站在门口不动声色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暴躁气息——没错,由于Reborn依旧在睡觉,并且拒绝和他一起吃午餐,他本以为今天中午大概也是他一人独自吃饭,于是便很放肆的打(踹)开了餐厅的门,但没想到餐厅里已经坐了两个人了,并且还是如此重量级的两个人——然后才像往常一样的走到了餐桌边。

 

Xanxus和提蒙帝欧都没说话,十分贴心的装作没看到刚刚的惊奇场景。待沢田纲吉入座,提蒙帝欧才朝沢田纲吉开了口,“今天上午结束的比以往要早一些呢,纲吉。”

 

“大概是因为之前在进行的那一部分已经结束了的关系,看起来很快就能进入下一阶段了。”沢田纲吉冲提蒙帝欧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后也稍稍朝Xanxus笑了笑。

 

这一笑,Xanxus就稍微看出些疑惑来了。

 

虽然他与沢田纲吉的接触甚少,但就拿最近的一次经验来看,他也是能看出来现在沢田纲吉现在的表情上绝对并非是真情实感的,但犹为奇怪的是明明该从这方面有所警觉地提蒙帝欧却表现平平,什么都没说也没提出任何意见,只是像是曾经对待他那样的——曾经啊——想到这,Xanxus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他大概也能猜想到提蒙帝欧大概是想要他做什么了,但是——

 

“饿了吗?”

像是两个星期前那样的,Xanxus朝着坐在他对面的沢田纲吉开了口。

 

“毕竟到午饭时间了嘛,Xanxus。”沢田纲吉的表情变化不大, 像是受什么阻止了一般的维持在非常肤浅的表面,“不如我们就开始吃饭吧。”

 

沢田纲吉说完便利索的按了按铃,没过多久便有女仆小姐推着餐车走了进来。相比较早餐,午餐显得丰盛了不少,但从菜色上却也可以看出来,虽然现在坐在主位(彭格列的首领)是提蒙帝欧,但更多的内容却已经朝着沢田纲吉(未来的十代目)的方向偏移过去了。

 

但这对于Xanxus却影响不大,相比较食物,他可能对酒要更加挑剔一些,但考虑到前一天的宿醉,他还是稍微收敛了一下——提蒙帝欧没提出要喝酒,女仆便像早晨那样的给三个人的杯子里都倒上了果汁。

 

Xanxus盯着那杯玫红色的混合果汁看了三秒,然后才拿起叉子开始吃了起来。沢田纲吉的口味要偏甜一点,这一点Xanxus在威尼斯与对方一同吃了那么多顿时就深切体会到了,于是在把舀汤的勺子送到唇边之前他用眼角看了一眼提蒙帝欧——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提蒙帝欧貌似是最讨厌甜汤的类型了——但出乎意料的是,提蒙帝欧却表现的很平淡。

 

而这个表现却在那一瞬间令他想起了一个人,那是个会用着心血来潮的理由约他出来喝酒,并且将他灌倒之后塞在汽车后座带回彭格列总部后就不知所踪的人——Reborn——如果他的记忆力没错的话,似乎在两个星期前,不应该是更早的时候,对方就用上了提蒙帝欧现在所使用的这种既不支持也不阻止的态度来对待沢田纲吉了——虽然他姑且明白这种手段是为了沢田纲吉能够更好的发挥自己的实力而使用的,但他却还是不自觉的担心了起来,毕竟就Xanxus所观察到的沢田纲吉而言,对方应该是十分清楚自身实力并且也能够适当运用的人,也许,这样的手法会带来相反的效果也说不定呢。

 

Xanxus一边思考一边喝汤,一不留神就把盘子里的汤全部喝掉了——他非同一般的好胃口似乎吓到了提蒙帝欧,在主菜上桌之前,对方盯着他的空盘子多看了好几眼——主菜是烤好的牛排,附加的蔬菜是花椰菜,Xanxus在漫不经心的切开肉块的时候多看了一眼沢田纲吉,对方似乎对肉的兴趣不大,因为他是从花椰菜开始吃的。

 

Xanxus不太晓得平日里餐厅里的其他两人吃饭时什么姿态,只不过他完全没兴趣参与进二人的对话,只是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沢田纲吉的进食速度很均匀,恰好是能均衡对话与菜品变冷之间的速度。

 

兴许是由于Xanxus这一次有认真吃饭的关系,在他吃掉了沙拉之后竟开始期待起这一餐的甜点了——在威尼斯的时候,虽然他与沢田纲吉的每一餐都分量足够,但有关甜点的这一部分却永远都只是沢田纲吉十分开心——于是在女仆小姐为他端上了咖啡②的时候,他小声的问了一句。

 

但女仆小姐的表现却非常奇怪,对方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抬起头看向了坐在了他对面的沢田纲吉。那时候沢田纲吉正在把沙拉里的绿色蔬菜往嘴里塞,但还是分出精力朝对方点了点头,而这期间提蒙帝欧却未作出任何多余的指示。

 

看到那副场景的时候Xanxus不自觉的多看了一眼沢田纲吉,而沢田纲吉也在将嘴里的吞咽下去的时候,顺势朝他也点了点头

 

—TBC—

 

 

①Xanxus没说完的话是:他都说我什么坏话了。

②按照上菜的顺序,咖啡应该在甜点之后。


祝Xan君、十代目、以及十代目心爱的老师Reborn桑生日快乐!!

虽然准备把这篇完整做生贺送出去,但由于发生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估计在14号之前是写不完了,于是就暂时先分开吧!


顺带说个很微妙的话题:这一篇进程过半的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从某种角度来讲,这篇的走向比较靠近X和R当着彼此的面互相NTR诶,然后两个人都有点绿的发亮诶..................嗯,就拿这玩意做生贺的我啊......口味不轻呀(属性觉察)

评论(1)
热度(10)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