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吾乃凶兽[纲攻][001]

※灰常诡异设定的文章,慎入慎入。

001.三支弩箭

 

倘若以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在思考的话,就会发现所有的事情都存在着第二种选择。当然了,第二种选择只是一种最简化的特殊情况,毕竟无论从什么角度来思考,都会发现选择是非常多样的。做或不做,这样做那样做,似乎每个人从出生起就一直被无数的选择包裹着。

 

当然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会有人提出质疑——人是无法选择出生的,但倘若将选择的对象以时间的维度回溯的话,就会发现出生依然是一种选择,只是做出选择的人不是本人而已。因此,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由无数的选择所组成的——这样一个过度简化并且暂时没什么破绽的结论就成型了。

 

但请注意,结论的成型从来都不代表它就是绝对成立的,因此为了使结论成立就需要寻找无数的证据用以支撑,它与提出者一样需要经历无数的考验方能被保留下来。因此将真理交由时间检验这样的说法也应运而生——那么,在经历无数的反复问答与时间流逝之后,曾经成型的结论成为真理了吗?它能够经历无数问答而依然稳定不变吗?它能够承载住时间的冲刷而依旧光辉不减吗?——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毕竟这从来都不是我的故事,单单作为叙述者的我自然是无法回答应该由主人公回答的问题,但在让他去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也有一个问题想要对他做出提问,那就是——

 

——如果可以选择,你会为自己选择一种什么样的死法呢?

 

 

火焰,从来都是极其美丽的。

 

张狂塑出外型的外焰理所当然得包裹着剩下的两部分,它夺取了燃烧所需的大部分氧气,因此它也是最美丽的。热度、温暖与光明总是与它息息相伴,它总是充当者故事的救世主与结束一切的宣告,无论在什么地方,似乎总有人需要它——而对于沢田纲吉而言,它也是极其重要的。

 

以现在为起始点,向前回顾他的人生就可以发现,他与火焰的结合度是要高于任何人的,每一次抉择、每一个选择似乎都与那股由血脉衍生而来的火焰息息相关,因此他应该是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喜欢火焰——虽说在有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其实是没什么选择可言的——但也有他非常不喜欢火焰的时候,比如说,现在。

 

房间里的温度很高,弥漫的火舌在四周肆虐,从地板窜上墙壁,顺着窗帘烧上房梁。橙红的外焰竭尽全力的耗尽氧气的同时也在毁灭着一切。凌乱或是整洁摆放的文件,喜欢或是不喜欢的书本,那些曾被他用以记载生命的一切都在被火舌毫不留情的吞没着——但在看着那样曾假想过无数次的情境清晰的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沢田纲吉却感觉自己平静极了。

 

沾染煤油与酒精的着火点位于这所房子的一楼厨房,而他的临时办公地点则安置于二楼。由于此次出行的随机与保密,现在这所房子里应该除他之外没有其他人,虽然以他的能力摆脱现在的困境不成问题,但在理解事情发生原因的时候,他却感觉自己还是不要动比较好——虽然说现在他的确是已经不能动了。

 

——我又做错什么选择了吗?

 

木材燃烧的浓烟扑面而来时,他没有躲。他像平日一样表情平淡的坐在这个属于他名下的私人宅邸的书房椅子上,浓烟灌进气管时他想忍住咳嗽,但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却无控制。咳嗽时,气流带出了零散的血迹和一些内脏碎片,那应该是穿过腹腔将他钉在椅子上的一只弩箭造成的,他习惯性的想用右手擦一擦,但穿透肩膀的第二支弩箭却让他的右手失去了使用价值,他只好抬起左手抹了抹。

 

“呼哈——”

 

他忍不住哼唧了两声,但那却不全是因为身体的痛楚,早在金属箭头刺穿皮肉扣进骨头之前,他就预料到了会发生什么,但他却没有躲——在他过去生活的日子里,他经历过很多事情,存在着夺走他生命可能性的事件不在少,但他都挺了过来,虽然现在这不是他最期望的结局,但还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十五分钟前穿透身体的弩箭将他固定在椅子上之后,他才觉察这所房子已经着火了,一贯敏锐的嗅觉闻到血液的腥气时,他才发现在自己手边早已变冷的咖啡杯里被人下了大剂量的镇定剂。

 

药物迷惑了他的感知,熟悉地点降低了他的警惕性——一直由他亲自教导的孩子果然是极其聪慧而又机智的,毕竟这些曾经由他本人老师亲自教授的内容他都从未如此得心应手的使用过——不过这种不愿意多等两年非要靠造反上位的毛病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呢?

 

这个时候,他有些遗憾自己为什么没有像某个男人那样有着在早上先喝上两杯的习惯呢,当然了,他并不是喜欢依靠酒精麻醉自己的人,更大程度上,他可能是只是想壮壮胆吧——毕竟这也算得上是借他人之手的自杀吧!

 

火焰还在燃烧,他感觉自己楞了几秒,大剂量的失血使他意识模糊,死亡离他已经不远了——他知道谋划着一切的人其实是在询问他一个问题,但他却不能回答,因为他本人也不知道正确答案(成立的真理)到底是什么,所以——“连杀人都如此优柔寡断要等人想清楚的毛病,真和我很像呢。”

 

在那一瞬间,他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他伸出左手利索的拔掉了戳进肩膀的那只弩箭,然后在神经痛楚传递来之前又利落的拔掉了腹部的那支,火焰帮咽下了痛苦的声响。

 

——终于,我就快死了。

 

他现在的状况算不得好,视线模糊,意识迷茫。他抬起左手习惯性的准备去抓住桌上的电话,但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火焰烧断了电话线,于是他只好去拿抽屉里的手机。他的手指不太灵敏了,但还是努力的播出了号码,按下播出键之后他抬起手将手机屏幕放于耳边时,变故却发生了——

 

一只沾染着橙红色大空之火的从150米外的适宜狙击点穿透弩箭划破空气,将他手中的手机钉在了房间的墙上,在看到那副场景的时候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电子屏在火焰之中闪烁之后就被火焰吞噬了。

 

“果然我也应该赶赶时间么?”他吐槽了一句,然后仰头躺倒在了椅子上。有人曾对他说过,人死之前会好好回顾自己的一生,但在这个时候他却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想到。

 

他一直认为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均是他自作自受,那么,现在的结果也是他的错误所导致的吗?

 

在这最后时刻,他闭上了眼,他想不久之后他的身体也会被与他相伴至死的火焰吞噬殆尽,那么——

 

——我想活着。

 

那一瞬间,他突然接收到了一种奇怪的念头,那个念头迅速的占据了他的思考,在反问或是反抗之前控制了他的所有想法,并且像是清晨的晨光一般的唤醒了他的意识。

 

紧闭的眼睛好像能够睁开了,但出乎意料的是,他视野之中的内容由璀璨的火焰转变成为了白亮的手术灯光。

 

连接皮肤的心电仪发出规律的声响,鼻息之中充斥着血腥味之中夹杂着急救药物的味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却来不及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的意识只清晰了一秒,随后便又沉了下去。

 


—TBC—

嗯,其实我对十代目是真爱....咳咳

还有一更。

评论(3)
热度(11)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