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吾乃凶兽[纲攻][002]

001

 

002.另一个人

 

——人生总是面临着无数的选择。

 

这句话是曾经与他有着长时间的争斗后又因为某件事而成为友人的人对他经常说的话。虽然在那之后,对方就不常使用那种吃力不讨好并且被他知道就会被他挥以友谊之拳的能力了——他希望对方能够好好活着,尽管对方经常数落他的找死行为——但如果,虽然也只能是如果,他还能够面对面问对方一个问题的话,他想这样向对方提问:

 

“假设有一天,你在起床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你会做些什么呢?是疯狂的朝命运嘶吼还是努力的寻找真相,亦或只是坐在病床上张开嘴,等着陪护的年轻女士将病号餐喂进你的嘴巴里呢?”

 

“再吃一勺——啊——”

 

说来遗憾,他这次依然未能快速找到解决困境的良方。只是又一次独自的、在无数的选择之中,像过去一样被迫的选择了一条最为莫名其妙的。喂进他嘴巴里的病号餐没有任何令人欣喜的味道,那浅淡的气味混杂在消毒水和药物之中令他心情十分恶劣,但那几乎没有味道的东西对‘现在’的身体会很好,而且尽管他现在还没有接受现实,但他还是不想和饥饿感结合的太过紧密。

 

在那一闪而过的清醒之后,时间足足过了两天他才彻底清醒过来——这个消息是现在坐在床边给他喂食的娜塔莎小姐告诉他的,并且他的喉咙由于不清楚的原因暂时还不能说话,而他也觉得现在不要说话比较好——支撑他意识的身体脆弱而又伤痕累累,在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些心累。

 

起初,他对自己还活着这件事很是怀疑,因为在那样死路一条的情况下,他几乎是不可能获救的。但他的疑惑没持续很长时间,他就发现了事情的异样。

 

他在活着,但又不是以他自己的身份活着。

 

透过铁质器具的反射,他看到了他现在的脸。那是一张非常陌生的面容——在觉察到那样的现状时,他首先以为自己可能是患了某种精神病症而构思出了另一个人的一生,但在仔细思索之后,那些在死亡之前都未曾回忆的内容被他丝毫不差的全部想了起来,他在仔细的思考过后,却始终无法理解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但可以确定是,这和最后在他脑子里浮现的那个念头有着很大的关系——与此同时,他也发现的一些奇怪的现象。这具本该年轻充满活力的身体上遍布着缘故不明的伤口,那些皮肤撕裂形状他很眼熟,但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见到过的。

 

不过在惊慌或者反抗之前,他还是想先养好身体,毕竟怎么说他也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死亡的滋味太过独特,他在近期还不太想经历第二次。

 

但那个时候意识中出现的那句话,却令他印象深刻,毕竟比起单纯的说那是一句话,倒不如说那是一个信念比较恰当。

 

——我不想死。

 

对于沢田纲吉而言,他总是能在紧要的关头抑制住这样的念头。以他曾拥有身份和责任来说,无论是生还是死,都是具有与众不同意义的,所以,在仔细的选择之后,他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但他并不后悔。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一定要用他的死亡才可以做到的话,那件事一定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他没有犹豫的施行了计划,所以那个念头应该不是他的。

 

那么,那到底是谁的呢?

——或者说,现在的‘我’到底是谁呢?

 

“要再吃一点吗?你今天吃的很少哦?”

 

陷入沉思的沢田纲吉没有发现他无意识的拒绝了娜塔莎的喂食动作,但他现在不太饿,他本想张口拒绝一下,但最后还是只选择摇了摇头。

 

距离他醒过来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刚开始几乎令他靠近死亡的伤口也在一一的痊愈,他的喉咙其实也好得差不多了,但他还是不太想用陌生的声音和别人交谈,因为到现在这个时候,他依然不知道自己是谁。

 

在他的病房之外,常有身着常服类似于保镖的人物来回走动,但他们从来都不走进来,虽然他常以自己的记忆力和观察力为荣,但如果只看从隔着玻璃的背影就得出结论这未免也有些太难为人了。而他只能呆在病房里,因为他的身体状况确实很糟糕。

 

娜塔莎负责给他喂食和身体清洁,而还有一位医生和另一位护士负责给他换药和观察病情,他想他现在的身份除了一个病号之外也肯定还有其他的吧,所以他还在等他的身份被揭晓的那一瞬间。

 

见他不吃东西了,娜塔莎便利落的收拾了餐具,然后留他一个人呆在病房里。时间正值正午,阳光透过玻璃百叶窗照射进房间,按照以往的惯例,从现在到一直到晚餐时刻都不会再有人来叨扰他,他本来准备继续躺着思考,但最后却还是像以往一样慢吞吞的挪动着那双现在属于他的腿,让脚掌踏在了地板上。

 

他赤着脚,床边也没有他的鞋子。他撑着铁质的床栏在地板上站稳,这个姿势对现在的他来说有些困难,但他还是尽力了。

 

在过去的一起星期里,他无比庆幸这个身体只是过度虚弱而无法行走而不是其他更糟糕的原因。在记忆之中的日子里,他从未经历过需要复建才能康复的伤势,所以他也不太清楚那具体的过程,但得益于观察丰富,所以他姑且还是知道基本流程。

 

身体在慢慢恢复,但他始终装模作样的不肯表现出来。而令他奇怪的是,一直照顾他的娜塔莎小姐却十分适应他的这个表现,就好像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一样。

 

接触地板砖的脚底开始变得冰冷,这样触觉却让沢田纲吉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尝试在房间里走了几圈,和前几天相比,现在情况又好了很多。他不知道这个身体曾经遭遇了些什么,只是会在偶尔对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年纪少年的身体遍布着如此多的伤口感觉痛心。

 

——十四、五岁啊。

 

那是个非常好的年纪,对于沢田纲吉来说是那样的,而对于他决心用死亡为其搭建舞台的少年来说,也是同样的。

 

他在窗边站定,窗外的景色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但晒晒太阳的感觉会让他有些惬意。他忍不住拉起了一抹微笑,但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房门打开的声音——

 

他有些惊慌,这样短暂的时间无法让他掩盖好一切,于是他只好站在原地。他将脸上的笑容之中加入了几丝刻意的茫然,准备以这幅人畜无害的表情去面对走进来的访客,但他在看到走进来的人是谁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表情凝固住了——

 

出乎意料的,这个人他是认识的,可以说他与沢田纲吉本人的关系非常密切。对方身着整齐的黑色西装,脸上的表情也没有故作的惬意或是打趣的玩笑感,那似乎展现了本人严谨的表情却让沢田纲吉少见的惊慌了起来,因为这倘若不是见鬼了的话,那么他所一直在等待的答案揭晓时刻估计就要来到了——并且那个内容很又可能是他非常不情愿接受的那种。

 

只可惜他激烈的的心理活动不曾为走进来的男人所觉察,对方冲他眯了眯眼,似乎有些疑惑但还是开了口,“在晒太阳吗,阿奇尔①?还记得我吗?我们之前见过,我的名字是——沢田家光。”


—TBC—

来自我诡异的脑洞= =....我有的时候也不清楚我的脑洞是什么东西。

①阿奇尔-Archer-人物属性待揭晓。

评论(6)
热度(9)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