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吾乃凶兽[纲攻][004]

003

 

004.一段旅程

 

沢田家光等着指派的保镖清理完玻璃碎片后,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他想那个孩子肯定是在被子底下默默的哭泣,他本想安慰对方两句,但经过娜塔莎的报告,这个孩子表现的一直都太过平静,也许他只是在逞强吧,虽然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可能有些残酷,但他也必须坚强起来了。

 

——但是,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沢田家光将视线投注在病床上那团鼓鼓的东西上,他没听到任何哭泣的声音也没有看到那团被子有抖动的现象。于是,他将手尽可能轻缓的搭在了被子上,“阿奇尔?”

 

他叫了对方一声,没有回应。于是他想了想然后悄悄的拉开了被子。被子底下的人没在哭也没在生气,对方只是很安稳的睡着了。

 

“果然还是小孩子么?”他不自觉的感叹了一句,然后给对方压了压被子。他仔细看了看对方的脸,然后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出乎意料的,那孩子脸上没有泪痕,那张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他在看到那个表情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忍不住笑了笑,然后走到窗户边关上了窗户拉起了窗帘,在走出病房前他突然有了一个念头——但他转念一想,那是需要和某人商量之后才能做下的决定。

 

 

这一天,沢田纲吉睡得很好,几乎在凌晨时才慢悠悠的醒过来。

 

房间里很黑,他在恍惚之间迷迷糊糊的,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脚步声,于是下意识的开了口,“艾维斯①?”

 

一个陌生的音调回荡在房间,沢田纲吉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那是属于他的音调。但这个时候推开了房门的人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于是便立马打开了灯。

 

——太马虎了。

他在闪光之中眯了眯眼,集中精力的看向了走进来的对象。那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对方在看到他的下一秒就用有些腼腆的音调开了口,“你——您感觉还好吗?②”

 

沢田纲吉感觉有几分无奈,但他还是拉起了一抹微笑——不晓得是不是他的错觉,似乎在他笑起来的时候对方愣了一下——一直站在他门外的人物比他想象的还要年轻,那副明明还在青涩但却平白增添了几分故作的狠厉的模样莫名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于是他不自觉的放缓的音调,一个字一个字的缓慢的吐出了话语,“可以给我一杯水吗?我很口渴,谢谢。”

 

那个站在门口的男孩子愣了愣,他似乎对于行动很是迟疑,但这个时候娜塔莎却飞快的走了进来。对方见他醒了却先是对站在门口的男孩子说了句这里交给我吧,才走到了床边。对方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你睡的太久了?我还以为你会醒不过来呢?阿——”对方似乎是想叫他的名字,但后面还是改口了,“阿奇尔少爷。”

 

“可以给我倒杯水吗?”沢田纲吉眨了眨眼,这下他明白了另一件事,原先他以为娜塔莎只是医院里安排的护士,但现在看起来对方似乎是特意被安排着来照顾他的,并且从这个态度上来看,对方应该和‘阿奇尔’非常熟悉,于是在说话的时候他非常少见的加上了几丝撒娇的意味——不过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孩子的身体也是真够差的啊。

 

听到他开口,娜塔莎露出了一抹非常欣慰的表情,她走到墙边的桌子上倒出了一杯热水,然后又急匆匆的倒掉一些加了一些冷水进去,她递给沢田纲吉的时候表情依旧保持着原样。

 

沢田纲吉道了谢,然后喝掉了一整杯的水。这个时候他非常后知后觉的发现沢田家光已经走了,不过沢田纲吉并不遗憾,因为他姑且从对方口中知道了一些重要的内容,并且也托对方的福好好休息了一下午。

 

在那之后,他又喝了一杯水,然后乘着娜塔莎去给他准备食物的时候,他走下床准备去病房配备的卫生间里冲个澡。由于睡的太久,他感觉浑身僵硬,他打开灯,在脱掉宽大的病号服的时候,他看到了镜子中阿奇尔的脸。

 

说实话,这孩子长的很好,是接近纯黑的发丝配上一双深褐色的眼睛,脸颊的线条柔顺但也有几分锐利,就是他现在脸色太苍白,并且身上带着很严重的足以致命的伤口。沢田纲吉注视着镜子中的那双眼睛片刻之后,伸出手搭上了镜面,“我很抱歉,”他自顾自的说着,“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暂时会让‘你’活下去的。”

 

他说完就走到淋浴下洗了个澡,热水稍稍缓解了一下的他的疲惫,他感觉很舒服。那之后,娜塔莎依旧给他准备了清淡的病号餐,他对于主食没多大兴趣,反倒是将搭配的水果吃完了。这一餐他少见的吃的有些多,娜塔莎也显得很开心,并且少见的对他说下一餐会给他准备一些他喜欢吃的水果,这是一个了解‘自己’的好机会,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放过。

 

那一晚他的睡眠情况依旧很好,他一觉睡到大天亮。只不过由于他开始与人说话了,所以他每天都必须得接受发声器官的检查,当冰冷的仪器接触到他的口腔内壁的时候,他都为自己的轻率感到后悔——不过也因此他也得以和门外的保镖男孩聊了一些东西,对方尚在年轻,而且他也很擅长伪装出一副无害的模样,因此他们相处的还算不错。

 

他依旧每天接受检查、吃饭和进行基本的复建——在医生的建议基础上,他稍稍增加了一些——因此他康复的很快。他原以为‘阿奇尔’的身体会拖累他,但当一个月过去之后,在他某一次悄悄尝试用意志点燃死气之火时,却发现他做的很顺利,那抹火焰也没有伤害到他,因此他也做下了一个决定。

 

这一月他过得很愉快,少见的没有任何其他事物的养病生活虽然很无聊,但却令他很好的整理了自己。只是有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就是,自那次会面之后,沢田家光每隔两天就会来看他一回,对方会给他带些很有价值的书本或是电子器械,那些书目沢田纲吉曾在自己的家庭教师的压迫下都看过,所以他对于电子器械里的小游戏兴趣更大一些。但面对这样的情况,沢田家光却表现的很开心,毕竟这个年纪(无忧无虑)的孩子都这个样子。

 

但对方看起来很开心的场景,沢田纲吉却感觉很麻烦。自从他知晓阿奇尔的老家是在卡塔尼亚而不是巴勒莫之后,他又从娜塔莎口中知晓了不少过去的事情,再加上他的身体康复了很多,所以他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他想去那个地方看看,虽说有很多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的无隐无踪,而曾见过那么多次的他,却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有可能推断出真相的机会。

 

而他就这样慢吞吞的等了一个多月,直到一个下午,他终于等来了一个这样的机会。这一天下午的天气很好,沢田家光照旧来探望他,对方给他带了一些小零食,但对方没有坐太久,他被一通紧急的电话叫走了。

 

这个意外让沢田纲吉有些吃惊,但他却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按照娜塔莎所说,他在某些时候会突然因为原因不知名的缘故而发狂,所以这个时候他需要紧急的医疗救护——因此在之前他通过这样的方法得到了一支安定——于是他也对原先的计划进行了一定的修正。

 

在沢田家光离开后半个小时后,他开始悄悄做出了准备。按照惯例,这段时间一般是他的午睡时间,因此门外只有那个保镖男孩——他穿着拖鞋故意弄出很大声音走到了饮水机旁,他接了一杯水然后将杯子狠狠摔倒了地板上,然后迅速地在地板上躺倒,这个时候听到声音的保镖会立马冲进来,因为地板上有玻璃碎片和水,所以对方会先扶起他,沢田纲吉趁着对方朝他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将那支药剂戳进了对方脖颈的血管里。

 

“不要动哦——”

 

他慢悠悠的说了一句,然后看着对方在药剂的快速作用下失去了意识。等到对方躺倒在地板上的时候,他才气喘吁吁的站了起来,但现在却不是休息的好时候,在趁着还没有人发现屋子里发生的事情之前,他得快速的做出行动,开始他一直在期待的一段旅程了。

 

—TBC—

 

①子世代设定人物之一,人物暂未出场。

②这里用的是意大利语交流哦~前一章也是~

 

啊,写完了本早该写完的一万字,这篇比我想象的还要难写。

有一些话想说,依旧是可以跳过的内容——这篇文的构思,大概是在2012年时就出现的,那个时候尝试写了一版开头,嗯,但是写完开头之后就感觉无法进行下去。因为想要展示的是与以往作品不同的属于沢田纲吉的另一面——疑惑、迷糊、自我怀疑、无法抉择等等。因此将视角放在了似是而非的‘他’的视角,现在算是故事还未正式开始,加入了子世代的设定,算得上是一个新的挑战吧。这篇文章的念头开始于5年前,那个时候恰巧是成年前后吧,因为有很多不成熟的带有情绪色彩的东西非常多,啊,之前回去理大纲的时候就在想,我还真是敢想啊,这个故事是什么东西呀——不过人大概都有这样的劣根性吧,想要为纯洁的灵魂布上墨点,想要去磨灭那些美好的品质,文字的力量大抵如此,小说也是如此,但相比较五年前将人物当做戏谑的对象,现在我的态度也变得更加尊重人物了,因此相比较那种轻浮戏谑的态度,现在创造的作品可能会更加能够表达我想要的东西——我想留住它,想写下这个带有极重的不成熟色彩的作品,想将过去的思想(现在看起来简直是幼稚的不得了的思想)以这个当时所构思的念头写下来,因此,虽然写的很痛苦但还是开始了——不过也这样说一句吧,只要有一天你的生活要继续下去,就不要太过回忆往昔了——这句话对应我,也对应本文中的人物,因此——我不太喜欢回顾过去,但我喜欢被留下来的东西。

 

以上。一些本该在结束时才说的话,但我担心那个时候我估计都不记得我当时为啥要开坑了,于是提前增加了心得体会部分。

 

 


 

评论(9)
热度(10)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