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REALISTIC(实在论)[纲狱][01]

※架空现代

纲狱主,略纲巴

题解:realistic adj.现实的;[艺] 现实主义的,[哲]实在论(者)的;逼真的;栩栩如生的

 

 

01公园长椅与流浪汉

 

——公园的长椅上躺着个醉汉。

 

狱寺隼人在看到那副场景的时候,那个诡异的念头就不自觉的冒了出来。他觉得倘若不是对方身着的那身昂贵的西服套装和有着一看就是精心护理的外表的话,就以现在对方这幅死气沉沉的模样和毫不雅观的姿势,恐怕只需要一两张旧报纸就能成功的加入从事某种特定职业的人群中——打住。

 

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到,然后扬起手看了眼手上的腕表,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就快到就算加班也有点过分的时间点了。他不自觉的叹了口气,有些怨恨为了躲避父亲的逼迫而在才摆脱了上一个工作就立马朝另一家公司投了简历的自己了——没想到新上班的第一天,就是去公司报个到,然后加入寻找自己上司的队伍。

 

他在应聘工作时听闻这位招募助理的沢田纲吉先生是号称商业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出身好,相貌佳,于是便有大票大票的女人做着飞上枝头的美梦而靠近对方,所以他看到的招募信息上特别备注了一句——仅限男性。嘛,虽说他到不是有什么性别歧视,但由于出色的外貌与高强的能力而导致在整个读书生涯和工作中曾被各色女性毫不客气的表露过各种奇奇怪怪意思的他,倒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看到那句话的时候,原本准备休息一段时间的他突然有了几分兴趣,投了简历,面试时也表现良好,于是顺理成章的获得了这个工作,只是没想到——果然,传说果然只能局限与传说呀。

 

和他一起出来寻找沢田纲吉的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对方一看起来就是性格温和的那种类型,但怎么说,由于曾在面试中担任考官的缘故,所以狱寺隼人倒也不至于全然被对方那副温和所迷惑,毕竟对方曾简短的提过的那几个非常有水准的问题让他也明白对方也不是什么没有能力的人物。

 

在考虑联系对方过来解决和自己走过去稍加询问之间他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想到为了维护即将,不,是已经是他家顶头上司的男人的颜面,而选择了后者。

 

他脚步放轻,在脸上拉起了一抹公式化的营业笑容朝着对方走了过去。他想着时间身处盛夏,对方就算是躺在公园的长椅上也应该不会感觉冷,但考虑到一些其他因素,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提醒对方注意保重身体。

 

——不过这个人是在搞些什么,招募的新助理上班的第一天,作为老板的他不好好像个吉祥物一样坐在安置在27层的豪华单间办公室等着人来拜访,反倒自己不晓得因为什么原因而消失了一天,还喝的烂醉像个流浪汉一样的被他看到,真是可惜了外面传的玄乎其神的传言了。

 

但在他快走到那只长椅的时候,他却突然被对方吓了一跳——因为在那个时候,对方却突然坐了起来。他自认为自己的脚步不算重,也没有踢到什么易拉罐之类的东西,再加上对方是醉酒的关系,按理说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的。

 

他愣了一下,这个时候沢田纲吉却刷的坐了起来。因为酒精的缘故,对方脸色泛红,领带扯开露出了小部分皮肤和锁骨,坐姿不算端正隐隐还带着醉意的模样,但那双金红的眼睛却没有任何一丝疑惑,对方的目光清澈而又平稳,似乎带着一瞬便能看透别人的魔力——就是这种目光,那曾在一周前的面试时偶然看到过的目光,使他不自觉的平静了下来,他决定一定要得到那份工作,就算以他的能力,外面还有大把大把比一个小助理更好的工作但等着他——他维持了那副微笑,“您感觉还好吗,沢田先生?”

 

沢田纲吉没有说话,只是依旧那样的平淡的看着他。

 

于是狱寺隼人解释了一句,“我的名字是狱寺隼人,是今天才到公司报道的,我被录取的职位是您的助理。”

 

听到那个解释的时候,沢田纲吉的表情突然停顿了一下,就像是那种突然想起了遗忘的事情的表情,他抬起手拍了拍脸,“狱寺隼人?”他的音调刚开始有些疑惑,但迅速的清醒了,他放下了手,脸上的表情带上了一抹歉意,“啊——是那个,抱歉,我忘记你是今天来报道了。”

 

沢田纲吉站了起来,他可能喝的有点多,脚步有些不稳,但他还是站了起来,他朝狱寺隼人伸出手,“我是沢田纲吉。”

 

狱寺隼人看着对方朝他伸出的手掌有点意外,他觉得对方对他的态度太温和了,但他还是伸出了手和对方握了握。沢田纲吉手掌温暖,在松开的时候,他看到对方无名指上的一圈白色的戒痕。他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似乎在几天前那里还佩戴着一枚造型简单的朴素银戒。

 

他抑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准备稍微询问一下对方是否需要他帮忙送对方回家,他的车子就停在附近。但在这个时候,他却发现沢田纲吉的脸色突然变得更加难看了——

 

“您还好——”

 

他没说完,沢田纲吉立马冲到了垃圾桶的一旁呕吐了起来。对方吐得稀里哗啦,狱寺隼人站在旁边忍住了翻个白眼的冲动。他看了看四周,然后走到了自动贩卖机旁动作的迅速的摁了几瓶矿泉水出来。在朝着沢田纲吉走过去的时候,他掏出随身携带手帕用水液浸湿。当他在走回原先离开的地方的时候,沢田纲吉又开始和那张长椅你侬我侬了,只不过这次对方没再躺倒下去,对方只是像柔软二级蛋白一样的摊在椅子上。

 

看到那副场景的时候,狱寺隼人很怀疑外界传言中的对象是不是搞错了人,他真想对那群八卦的女人说,看男人能不能不要只看脸啊。

 

他将手帕递给了沢田纲吉,对方虚弱的道了谢,然后接了过去擦了擦脸颊,然后又喝了几口他带过去的矿泉水,才像是缓过来一样的清醒了一些。

 

“狱寺君——可以这么称呼你吧——”沢田纲吉停了一下,狱寺隼人又拉起了那副营业笑容点了点头,“我今天临时有点事,所以没在公司,不过我记得我告诉过巴吉尔,他会带你熟悉环境和安排你的办公室的,你们见过了吗?”

 

“见过了。”狱寺隼人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然后在心里补全了没说完的话——虽然说他在见到我的下一秒,就急匆匆的拉着我从公司里出来找你了——“他对我的态度很好。”

 

沢田纲吉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啊,你也是被拖出来找我的吧——抱歉啊,巴吉尔他太关心我了,生怕我又迷路了,虽然说我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呢,但他还是像过去一样的照顾我。”

 

“不用在意,这也是我分内的事情。”狱寺隼人将手里的另一瓶水递给了沢田纲吉,沢田纲吉手上没力气扭不开,于是他又接过来扭开才递过去,沢田纲吉又向他道了谢。

 

两瓶矿泉水下肚,沢田纲吉看起来清醒了不少,“今天麻烦你了,我回头请你吃饭吧。”

 

狱寺隼人下意识的就想拒绝,但沢田纲吉却在他开口之前打断了他,“我这个人很麻烦,做我的助理,以后还有的你烦恼的事情呢,详细的事情等明天回公司说吧,你现在就先回家吧。”

 

话已至此,狱寺隼人也不好拒绝,他看着沢田纲吉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的样子,于是便又说了一句,“我送您吧。”

 

“不用了,时间已经很晚了。”沢田纲吉扭了扭脖子,“这里离公司不远,我还有点事要回去处理。”他语调平淡的说完上一句,然后赶在对方再次开口之前用着不容反抗的语调说出了下一句话,“那么就明天见了,狱寺君。”

 

“明天见,沢田先生。”

 

见他说完,沢田纲吉便扯着领带,朝着不远处矗立的高楼走了过去。狱寺隼人见状便卸下了那副营业的微笑,他恢复一贯冷淡的表情。他忍不住扯了扯领带,紧紧系着的布条让他感觉有些呼吸有些困难,他又朝着沢田纲吉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已经看不见对方的身影了。

 

他又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然后掏出手机给与他同时出来的人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对方回答他的音调平稳而又温和,丝毫不见早上被沢田纲吉挂掉电话时的那种慌张,想必是已经遇到沢田纲吉了吧。

 

想到这,他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公园的停车位走了过去。他想立马开车回家好好休息,毕竟虽然那个醉鬼不晓得明天爬不爬起来上班,但选择了这份工作的他,也有必须要遵守的规则。


—TBC—

本篇属于夏季企划暗恋系列之三(其一为2780的少女,其二为2769的赞词与献歌),最后选了选还是决定定为2759,设定为家里蹲男神的总经理沢田纲吉和兢兢业业的小助理狱寺隼人的故事~

疯狂吐槽的小隼人也好可爱~加油哦~

嘛,这个企划就先这么开三篇吧,多了也开不动了OVO




评论(5)
热度(16)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