竫源

本命坂田银时!!!
依旧爱但是有点爱不动的男人沢田纲吉!!!
墙头扩展建设中!!!
同人相关详见置顶!!

【KHR同人-BL向】介于二者之间[纲攻][001]

※无论如何都写不满意的作品,是开始,但却无法轻易结束,只是没完没了与我本人纠缠不休。

※连载过程中又出现了问题,于是重新来一遍吧~这次是大概算得上版本6。



在此之前,请听我说:

从一开始,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个故事因谁而起,毕竟如果说那是结尾的话显得有些牵强,但要是说那要是开端的话又显得不够准确,所以不如命名其为介于二者之间的。

像介于生与死、有与无或是悲剧与喜剧之间的,总是处在选择之间,但又无需着急着选择的人生。

说,“我即为光明,又如阴影。那么,我的人生就必定是总是在选择之中,可称其为介于二者之间的故事。“


001.并非正确

 

“那么,你——会如何形容你我之间的关系呢?”

 

 

冷水。

不算冰凉但也没有温度。

在流过皮肤的时候不是很舒服,但是还足以忍受。

 

所以理所当然的,在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抬起手将金属制的水龙头松得更开,冷水流过了他的手臂,和着灰色的泥土和鲜红的血迹一起流入下水道中。

 

被冷水冲洗过之后,手臂上的伤口显露了出来。是几条细长的划破皮肤的伤口,应该是被铁丝木片之类的东西划破了,伤口很浅,酒精消毒后涂上双氧水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愈合。他并不是很在意,他把手从水流之下收了回来,慢慢的拧紧水龙头,水流渐渐变小最后消失不见。

 

他将袖子放了下来,浅白色的布料很快被沾湿,他没去管,只是伸手拎起了放在水泥台上的土黄色制服外套,衣服胸前的口袋处有一枚写着‘一年A班 沢田’的塑料牌,他将那枚牌子从衣服上解了下来,塞进了口袋里。

 

这个动作他有些小心,名牌的别针口很锋利,他小心的不要被划伤。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就笑了起来,嘴角扯起弧度,露出了几颗牙齿,气流经过喉道在口腔里发出声响。

 

“哈——”

 

音调没有意义,他只是发出几声呜咽的声音确定喉咙没有完全失去其作用之后就停下了。他穿起外套,低下头用洗干净的双手捧起水洗了把脸,他身边没有镜子,所以他看不清自己的脸,但清洗过后脸上火辣辣的疼,应该是有些地方擦破皮了吧。

 

脸上有些疼,但还没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开始搜索全身的口袋,裤子的口袋里有几枚硬币和一串钥匙,上衣的口袋里只有自己之前塞进去的名牌。

 

真糟糕啊!

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在15分钟前被他遗弃在那条昏暗小巷的书包,如果他估计没错的话,那里面应该有他的课本、文具以及手机钱包之类的东西。虽然那些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那些却是他现在身份所必不可少的东西。

 

他呼出了一口气,似乎思考了几秒,然后他迈开脚步朝着之前的走出来的地方走了过去。那地方不算遥远,但再看见那个地方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黑色的书包被丢在了巷子的最深处,他走到巷子口的时候就看到了。但却没有很快的行动。在距离巷子口大约2、3米的地方,有两个年轻男人躺在小巷的水泥地上。

 

这幅场景很奇怪,但事实就是这样。

他对这幅场景并不是很疑惑,毕竟他也只是在‘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依照自卫的模式发起了攻击。地板上有零散的鲜红斑点,出血量不大,不足矣致死,但这也是这两个人现在还被称作人而非尸体的缘故。

 

他们只是晕过去了。

 

他弯下腰用收探了探两人的脉搏,不算虚弱。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产生这样的原因并非是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手下留情,那原因只是纯粹的因为现在的他没有具备足够的力量而已。

 

那两个人身着十分朴素的衣服,扒开外套可以看见穿在内里的防弹衣。两人无一例外的身上带着便携式手枪、可观数量的子弹和匕首之类的东西。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他有些好奇在他发起攻击之前发生了些什么,他想了想却毫无所获。

 

但他并没有生气,他晓得他为什么他不晓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只是把那些危险的东西拿了出来,他把其中一部分丢进堆在巷子最里面的箱子里,把剩下的一部分塞进了自己的书包里。他留下了一把匕首握在手中,抱着书包靠着墙坐了下来,地板不算干净,这个地方也算不上安全,但是他感觉疲惫极了。

 

他呼出一口气,空气中混杂着血腥味和不知名的臭味,这味道莫名其妙让他想起了在他‘清醒’过来之前的那些事。

 

 

他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没有回头,他保持了注意力专注的看向了悬挂在墙壁上的壁画。那是一副人物肖像,油画的笔触模糊了五官,再加上房间的照明不是很好,说实话他不是很看得清,但那并不是很重要。

 

“我想,我们之间并不存在着可以形容的关系。”他皱了皱眉,脸上是一副思索的模样,在说出类似于回答的语句的时候,他转过了身。

 

屋子里的光线不好,只有清浅的月光照进了房间里。虽然在他走进房间的时候有尝试打开开关,但是似乎被枪弹击碎的吊灯无法再履行它的义务,灯泡闪了几下,然后彻底熄灭了。

 

他眯了眯眼,在他右手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不太晓得该如何描述对方,但如果真的要描述的话,对方恐怕算得上是相当俊朗。

 

在察觉到他的视线的时候,对方扯起来嘴角朝他笑了起来,“得到这样的回答,是想要我将你归类为一个十分冷漠的人吗,纲吉?”

 

“如果您是那样认为的话,那样说也没什么,”他——沢田纲吉——的表情很疲惫,与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相比较起来他精神很差,脸色惨白,身体状况也很糟糕。但这倒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毕竟在24小时之前他才在距离他现在所在的彭格列总部不到20公里的地方与跟踪了他整整一个月的隶属密鲁菲奥雷家族的一个小队进行过战斗,虽然因为战力的悬殊差距,他几乎没受什么伤,但是一想到那副人间地狱的场景是由他亲手制造出来得他就不由得有些反胃,但他忍住了,他朝着年轻的男人点了点头,“初代目。”

 

对方——被沢田纲吉称为‘初代目’的男人——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在嘴角边扯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我原本以为,在这样的时候你会很想见到我呢。”

 

“这是什么值得感到荣幸的事吗?”

 

“在彭格列的历史上,这或许是。”

 

沢田纲吉听到的时候眯了眯眼,“所以这大概又是指出我并非是一位合格首领的证据了吧,”他笑了起来,“不要说感到荣幸,我倒有些认为您挑这个时间段出现,倒似乎是有些在嘲讽我的意思呢。”

 

“为什么会这样说?”

 

“身为彭格列荣耀的缔造者,见到彭格列现在这幅残破的模样的时候不是应当感到十分失望吗?”沢田纲吉语调很平淡,也许是因为太过疲倦的缘故他的声调之中几乎没带上任何情感色彩。

 

对方在听到他那句话的时候似乎有些意外,他皱了皱眉,他像是有些不明白沢田纲吉话语之中的意思。他没有回答,沢田纲吉也没有再说话,这样安静的气氛持续了几分钟。

 

最后是沢田纲吉打破了平静,“您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我原以为你会很愿意和我交谈。”对方朝他说这话的时候音调似乎有些欣喜,但沢田纲吉不是很清楚对方在欣喜些什么。

 

“或许换个时间段我会很愿意。”沢田纲吉呼出了一口,他低头看了眼卡在自己手掌之上的指环,他眨了眨眼,戒面上猛的窜起了一簇橘红色的火焰,“可惜我现在有些赶时间。”

 

“赶着奔上死亡的旅途吗?”

 

“人总是会死的。”沢田纲吉说这话的时候迟疑了一会,他想了想,然后补充了一句,“当然了,我想以我的个性,如果不用去死就可以解决事情也就再好不过了。”

 

对方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似乎沉默了一秒,他抬起手撑起了下巴,手肘搭上了沙发的扶手,“我都未曾料到你竟然对‘自己’有这样的了解呢?”

 

沢田纲吉看着对方坐在沙发上的动作隐隐约约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但他没来得及问,因为在他刚准备询问的那一瞬间,原本漂浮在他手上的大空指环的火焰突然不受他的意识控制猛地涨大了起来。那簇火焰顺着他的手臂向上蔓延,在肩膀的地方分为两股,直到缠绕上他全身才停了下来。沢田纲吉原以为这簇火焰会点燃他的肢体将他吞噬殆净,但是没有,那簇火焰只是包裹住他全身,像是要掌控他一样的限制了他的行动。

 

他呼出了一口气,被火焰包裹住的感觉不是很好。他看了眼坐在他对面沙发上的男人,对方在察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的时候似乎微笑了一下。

 

“发生——”沢田纲吉想张口询问了一句。

 

但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毫无预兆的窜进了他的意识里,他感觉脑袋开始发晕,身体也不再受他控制,那一瞬间他以为这又是想之前发生的那样失败的先兆,但是没有。他晃了晃脑袋,在视线之中,那个原先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对方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西装,姿态优美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什么荒谬的想法窜进了他的脑海里,但他来不及多想。

 

因为对方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脸颊,对方光滑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然后他听到对方对他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祝你好运。”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在过去的时间段里。

 

 

回想到这里的时候,沢田纲吉忍不住皱了皱眉。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错误的事吗?他不是很确定。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时候,他并没有按照他所希望的那样在正确的时间段醒了过来。不然他又怎么会在醒过来的下一秒就被迫的接受了战斗呢。

 

“总之,先回家吧。”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心情平静了下来。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泥土,再抬脚跨过躺在地板上的两个人的身体走到巷子口的时候,他有了一丝迟疑。

 

他想着自己是否需要实施一劳永逸的做法,比如说,现在走过去将手上的刀刃抵上两人的脖颈之后轻轻拉开之类的。他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他还是没有那样做。他从书包里抽出一张圆圈稀少的试卷裹住了手上的利器,在塞进书包的时候他又回过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小巷,但他并没有多想,他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迈开步子走开了。

 


—TBC—

此文乃《重生之双城记》重开文。

对于重开之后又开始修整的自己有几分失望,毕竟上次还说再修是小狗呢,汪。

于是这次也:嗷呜~汪!(估计还得在修一次,下次就是小猫咪了吧)

评论(2)
热度(12)

© 竫源 / Powered by LOFTER